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 Love Surpassing Homo/Hetero Space

“She is…Well, She is…”
电影开始于一个女性称谓,墙壁上的光影映射了一个封闭而又狭小的故事空间——监牢。莫利纳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带来若有似无的回音,他的呼吸随着故事的情节此起彼伏。

William Hurt扮演的莫利纳让人无可指摘。他并没有追随大众想法用过于娇柔的行为和造作的嗓音来诠释一个渴望成为女人的莫利纳。但影片开始当他关节明显的手指顺着自己的男性身体线条从上及下慢慢划过时,充满诱惑的女性气息逐渐从他的指尖、坐姿、和轻踏地面的脚趾透露出来。他男性的身体配上偶尔不由自主的女性动作,或是食指尖轻抵脖颈,或是大腿并拢倾坐于床上,或是压低腰部翘起臀部从床位栏杆间露出半个上身,让人感觉到毫不违和的男性与女性的完美结合。这就是William Hurt诠释的莫利纳,一个渴望成为女子被好男人呵护终身,却在最后因自己所爱之人的事业追求而献身的男人。一个爱男人的男人。

电影相较小说进行了部分删减,莫利纳给瓦伦丁讲述的故事被减少至一个半(蜘蛛女的故事也简短而干脆)。可故事情节的这种删减改变并没有改变原著构建的一个感情空间。在这个空间里,莫利纳既扮演了男性,又为瓦伦丁扮演了一个像是女性一样的角色:在绝望而乏味的牢狱生活里,他敏感而细腻的感情挑战着瓦伦丁对男性的定义;他细心而不厌其烦的呵护给予了瓦伦丁近乎情人般的关怀;而他隐瞒瓦伦丁并向狱警索要食物的勇敢而机智,也同时增加了他男子气的一面。

电影里,莫利纳给瓦伦丁讲述的故事,给瓦伦丁建立了一个瓦伦丁属于并且渴望的异性恋空间,而他通过自己跌宕起伏的叙述和表演性极强的肢体语言让自己与故事中的女子逐渐相溶。Hurt饰演的莫利纳成功地在一个故事的叙述中让自己走入了异性恋故事里,并且在无声无息间打破了这个本应该纯粹的异性恋世界,逐渐构建了一个既非同性恋又非异性恋的模糊感情空间。而之后莫利纳口中的蜘蛛女的故事,更是让异性恋和同性恋的界限变得模糊,岛上的蜘蛛女救下的是瓦伦丁,她(莫利纳)细心呵护和关照这个被海浪带到孤岛上的男人,她(莫利纳)的世界因为他的存在而变得不再孤单,生命应该寻找的意义的实现,他是她的所有感情寄托,成为了打破她(莫利纳)孤单乏味生命的唯一一人。而那滴泪,莫利纳不愿解释或许也无法解释的蜘蛛女之泪,许是因情感拥有载体而欣喜留下的泪,或也是因为注定的失去和离别留下的绝望之泪。

Leni被枪杀的命运似乎暗示着莫利纳的命运,而导演别有用心让同一个演员饰演的Leini, marta和蜘蛛女,似乎也暗示着这三个人同莫利纳如同镜像一样的互相映照的存在意义,以及他们与瓦伦丁纠缠不清的命运。因为性别而区分的感情空间被这样一步一步逐渐打破,就像瓦伦丁对莫利纳逐步的接受一样,最终,爱超越了一切边界。

不得不承认,电影的结局对比原著来说是最大败笔。小说中Marta和莫利纳的融合以及瓦伦丁对Marta及莫利纳的告白被电影诠释成了瓦伦丁和Marta的单一异性感情。被打破的异性恋/同性恋空间因为这个败笔变得乏味而且单调,一切浮动且跨越边界的构建被凝固成了一个陈词滥调般由死亡带来的异性恋快乐结局(Happy ending)。

本文由www.964.net-澳门新浦金网站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A Love Surpassing Homo/Hetero Space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