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西游记外皮下的水浒好故事【www.964.net】

有剧透,有湿货。
抱着“看一看美男丑了没有”和“巩皇美么”的心态走进了电影院,万万没想到收获了一个好故事。这和我夏天看郑保瑞导演的《杀破狼2》的情形类似,本来冲着吴京的颜进去看了,没想到竟然是个好故事。
我其实很不相信郑保瑞,因为在贺岁片范围内他有前科,而且是很一言难尽的前科。《三打白骨精》的前传《大闹天宫》,是华语电影烂片届的一匹黑马,从故事本身到角色设计再到音效,都有数不尽的槽点。当然有些并不是导演的错,毕竟作为一个狂揽十亿的导演,他成功至极。
《三打白骨精》则有很大不同。这部电影从故事上看,继承了上部不从原著的信念,也摒弃了上部拖泥带水的风格。从音效和特技上看,也做到了为故事服务,而非单纯的炫技。从角色塑造和造型设计上看,比起上部不知要高到哪里去了。虽然节奏上有着不可原谅的槽点,但是至少只是槽点,而不是硬伤。
因为这是一个好故事。等会儿我会解释为什么是“水浒好故事”。
拿开“西游记的同人文”这个背景,这个故事仍然有其可取之处。但既然号称“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就要放到这个语境之中。这个故事把“三打”和“食小儿”的情节揉到一起,形成了一个四方格局:国王,白骨,唐僧,悟空。多角矛盾推动故事情节发展,各方之间的关系变化使故事情节极大丰富。“人”的角色加入,又形成了人和妖的对比,丰富了内涵。

这个故事格局令我想起了同样冠有“三打”名号的水浒传中的一个故事“三打祝家庄”。三打祝家庄是水浒传中极其重要的一笔,其格局亦为杨石迁、梁山泊、祝家庄、扈家庄的四方格局。本片故事和“三打祝家庄”一样,主要矛盾有转变,人物在剧情中所承担的任务分工很详细,且一打和二打的阵势并不输给三打,每一打都够精彩。同样,王权在每一个故事中都扮演不光彩的角色,令人十分唏嘘。

我认真思考了编剧和导演对这个故事的态度。要表达人物性格转变时,情节的外部因素很强大,理由很充分。但是也有bug,国王的病和教唆国王的巫师并没有(时间和篇幅)来讲清楚,这不是观众非常想知道的,所以被放弃。在唐僧和悟空之间的故事上,这个故事(囿于篇幅限制)有所损益,但是现在拿出来的情节又完全是一个说的通的故事。

“三打白骨精”在西游记中的地位和“三打祝家庄”在水浒传中的地位有些相似,一个是师徒四人成军后面对“分家”劫难很严重的一次,一个是梁山泊“易主”的由头。这个故事的人物地位变化也非常有趣:第一男主角本是悟空,却逐渐过渡到了唐僧,而原著中主角绝对是悟空。

这个故事的主题也很令人一言难尽(非贬义)。从“每次都是孙悟空出手,你修的什么行”这个问唐僧的问题来看,他真的问了我从小想问的问题。这故事前面基本上都是悟空以暴制暴,暗黑到极点,很符合导演的口味(想想导演以前都拍过什么令我难忘的作品)。但是以暴制暴现在不够暗黑了,这个故事的情节走向到最后忽然之间给出了令人完全意想不到的解决方式,实在是…。

这个结局让我想起《狗咬狗》最后一幕,躺在地上血泊里的三个人。简直异曲同工。有所不同的是,导演十年前令每个人都死了,十年后,三打故事里的三者都获得了重生。唐僧,悟空,白骨,皆是如此。白骨的重生由唐僧赋予,唐僧的重生由他自己选择,悟空的重生则并不明显,但有一个小细节很有意思:悟空放在花果山的铠甲,头上戴的是紫金冠,翅很长。在悟空重披铠甲时,他的头上已经戴上了紧箍,紫金冠就没有重新回到悟空的头上。他的“重生”是他选择了重回取经路,比另两人还早。

这种情节设计,其实很有水浒传的江湖风味。怎样证明天下是黑的?说书人讲一讲他心中的黑社会怎样从良民变成暴徒,这就是黑的,这也是水浒传的风味。三打也很直接,怎样证明世上有人是真存良善的?编剧写一写他心中的唐僧怎样从凡人变成可为渡人而死的牺牲者,这就是有人真存良善的。这种风味曾经有个人说了:世上有人多么恶,就有人多么善。这个故事里人物的性格变化很能印证这句话。

www.964.net,说完故事,说说人物。

孙悟空的角色设计的很好,郭富城演的也很是那么回事。这个猴子性格展现有一个全片最好的设计,即在没有水洗眼睛而又面临危难时刻时宁用真火燎烧双眼。他的直接和毁灭性不仅面对别人,他自己都不例外。一个能做出这种事的人(猴),他不会惧怕改变,所以全片中他的性格变化最大。他的动物性也有展现,初见八戒那段,八戒把他当做宠物猴对待,他下意识的反应和宠物猴其实并不差很多,都是在模仿人类的动作。这个情节和后面引发他回忆的猴戏遥相呼应,直接影响了他的决定。值得一提的是,他那时已经有了重新为人的经历,和初见八戒时刚从山下出来不久的情况不同,他的灵性已经逐渐显露了,动物性逐渐减少,所以他后来还是回去救了师父。

郭富城真的没有以前帅。他盘腿蹲在石头上的感觉就是一只正在抠脚的猴,不过还好,不算丑。而且郭富城在表现悟空的动物性时眼神很有意思,他有狡黠和猴精的味道,但是和上一只猴那种色色的感觉很不同,这个狡黠和猴精透露出一种天性本然。毕竟他全身都是毛,除了肢体语言也只有眼神能演了。他的肢体语言不够像猴,但是在这个故事里,猴的身份本身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导演想要的是一只动物性逐渐消退的猴。

唐僧的人物设定有点苏,尤其是冯绍峰本人光头很好看,更给这个角色加分。唐僧最好的设定是开头和结尾的同和不同。开头他想要挽救白马,而白虎当前,他跑进山洞。结尾他为了白骨重生而求死,这是他佛心的觉醒。他的良善一直都有,没有变,这是他的本性。最后他为渡一人可以求死,他的佛心非常充分了。这回答了我的问题:唐僧一路都是杀业,他到底修的什么行?他首先修了自己,其次他真的渡了妖,白骨和悟空因为他的举动改变了命运。人物和情节相得益彰这一点真的好。

而且悟空和小和尚的人物关系设定的太好,两人的相处模式也是从不适应到适应甚至离不开对方。一开始是由紧箍咒联系,后来慢慢变化到由感情联系。悟空叫唐僧“小和尚”,他对自己的年龄和阅历都很自信,他开口叫师父是从唐僧爬到山上找他开始,这个就很棒了。冯绍峰的声音很适合这个故事,柔中带刚,这个就很有特色了。

白骨的设定出乎我的意料……。巩皇气场很强,出场带风,是很美。但是最戳我的是她扮老妇人那段。如果她不是“妖孽”,大概也能活到老妇人这个年岁。

别的戳我的点很奇怪。首先是猪八戒回花果山请孙悟空那段,一个长镜头扫过去,满山老猴小猴,旌旗破旧,唯有大圣的铠甲依然端正镇山,鲜亮如昨。这个镜头用的我直接哭出来了,猴儿们在等大圣归来,而大圣却回不来了,他即使回来,也不再戴紫金冠了,因为他不再占山为王。他受了招安,当了钦差先锋了。

还有一个点,是白骨夫人号令雪山上满山白骨这个情节。满山白骨,还有各种刀剑,说明这儿原本就是战场,或者国家派人来征讨白骨夫人,而被白骨所害。想想国王的怪病,极有可能是使此地沦为战场,无数人化为白骨的报应。

这个故事对“地狱”的解释有点意思。白骨夫人说“我就是地狱”,她本人是没有生气,也不想入轮回的。地狱是为惩罚有罪之人,白骨却并非只害有罪之人。她的有没有罪的判断完全看对她有没有影响。唐僧说教她入轮回,只能让她看到有没有罪并不是她说了算的,但是这就够了。

最后我真的非常想说,这个电影拍的很江湖风味。张大春在《三打祝家庄》歌词中写“条条大路通往何方去 生老病死苦”“当头杀进了阎罗铺 回头撕碎了生死簿”等等种种,说是写水浒传中三打,不如说是借用了西游记“三打白骨精”中的一些形象。张大春对三打祝家庄的解读和这部电影对三打白骨精的解读,都非常暗黑,也都走“江湖”路线,这种感情几乎是相通的。张大春也写:一打祝,二打祝,三打还是祝。目的不同,行为相同,《三打白骨精》亦是。他又写“祝你挨的住”,同样适用于《三打白骨精》。这种奇妙的通感令我非常喜欢这部电影。

最后,祝郑保瑞导演此次电影仍然能够大卖,我非常喜欢你和你表现出的暗黑味道和江湖气息。但是节奏和bug希望以后会改好。

本文由www.964.net-澳门新浦金网站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西游记外皮下的水浒好故事【www.964.net】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