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以诗的悲哀征服生命的悲哀

      从图书馆借来周梦蝶先生的诗集,翻开首页是奈都夫人的一句话——以诗的悲哀征服生命的悲哀。那一刻灵魂仿佛被摄住了,视线久久无法移开。如此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在为这句震人心魄的诗句找寻一个注脚,一个能够诠释得恰如其分的破口,直到,遇上了《生命之诗》。这部获得2010年戛纳最佳编剧奖的电影,好像穿越了广远的时空,与那句美得超凡脱俗的神的呓语,做了蜻蜓点水般的温柔接吻。我的心头涌上温热的血。
      137分钟的片子,不长不短,韩国导演李仓东保持了他一贯沉稳平和的风格,整部电影节奏疾徐有度,好像一叶扁舟在波澜不惊的湖面上浅浅而行。这也归功于女星尹静姬炉火纯青的演技,这位暌违银幕15年,曾被认为是韩国电影新浪潮时期的女神,带着岁月沉淀后的温婉从容惊艳回归,赋予了主人公杨美子鲜活的生命力和饱满立体的人格形象。尹静姬曾说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演绎这个角色,但李仓东告诉她:“你只要演好你自己就可以了。”尹静姬听完这句话之后如释重负。于是,她把自己完完全全地坦露在镜头面前,让生命的精气随着剧情自然挥发,美子恍若成了她水面上清澈的倒影,演员和角色水乳交融,彼此成就。
       整个故事的情节并不复杂。66岁的杨美子是小镇一个普通妇人,她独自抚养被离异女儿抛下的外孙小郁,领着政府补助金、做点看护工作勉强为生。生活困顿的美子却喜欢化妆,喜欢长裙,喜欢诗歌,她把自己收拾得服帖精致,参加诗歌写作培训班和诗歌朗诵会,努力让自己活得动人。可是,在不争气的孙子和5个同伴性侵同班女生,导致女孩跳河自杀之后,美子开始承受强烈的道德拷问和心灵煎熬。她曾以各种方式试图对女孩做出补偿,却始终无法消除内心的负罪感。影片最后,美子终于用自己生命写出一首诗,完成了自我的救赎。
       电影的名称是“生命之诗”,因此生命和诗歌是整部影片的两大主题。这看似永不相交的两条并行线,却在美子身上实现了庄重交会,而生活就像是白雪公主里的那面魔镜,映现出美子悲凉的生命底色,也照射出诗歌抵御悲凉的神性气质。
       美子无疑是被生活凉薄的人,她年逾古稀却无人照料,罹患老年痴呆症却无人可诉,有一个好吃懒做无所事事的孙子,替暴躁猥琐的中风会长做护理,如果说一开始她是用乐观心态和赤子情怀反抗这个悲哀社会的话,孙子小郁因强暴而导致一个无辜女孩自杀的消息无疑是压垮她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当影片中6个家长坐在一起,5个男人轻描淡写地叙述着孩子们犯下的罪行,甚至还对他们强暴这样一个样貌普通的女孩感到不解时,美子默默地起身离开,在窗外鸡冠花前蹲下,掏出笔和纸,写下:“鲜花如血”,因为鸡冠花的的花语是——盾牌,那一刻我恍然明白,美子已经找到了另一种抵御荒诞世界更坚韧的武器,它就是——诗歌。
       她想以诗为盾,以诗铸剑,以诗的悲哀,征服生命的悲哀。
每一次,当她在生活里头破血流时,诗歌就成为治愈创伤的灵丹妙药。当其他家长逼迫她去说服女孩妈妈同意和解,还提议“最好能挤出几滴眼泪博取同情”时,她乍见了人性中的极端丑恶,却无奈默默应允。可在她踏上那条乡间小路,满眼尽是大自然美好的风情时,心中的诗情画意早就战胜了那些卑劣、虚伪、罪恶的妄念,以致见到女孩母亲之后嘴里蹦跶出来的都是美如诗歌的语句,所有的功利目的早已抛到九霄云外。
       对于孙子犯下的罪孽,美子愧怍、自惭、羞愤无比,她想过用各种方式补偿,却都无功而返。她偷偷跑到男孩施虐的科学实验室,看到试验器具仿佛还原了当时的场景,只好仓皇逃离;她参加女孩的追思会,当别人起身祷告她依然静坐,觉得上帝消弭不了身体的罪恶,眼里噙满悲伤的泪水;她偷偷拿了女孩的照片回家,希望孙子能够忏悔,可是孙子却无动于衷;她跑到女孩跳河的地方,希望诚恳地缅怀亡灵,却被倾盆大雨淋得彻骨冰凉……美子渐渐发现,就像只能用诗来抵御这个荒凉世界一样,她能够忏悔罪孽,自我救赎的唯一方式,好像,也只有诗。
       唯一的出口必然引发绝对的热望。太渴望了,美子太渴望写出一首诗,她的眼里都是燃烧的欲火。出门带上笔和纸,她边走边看边记,四处寻找灵感,聆听鸟儿啼鸣,凝视阳光透过树叶落下的阴影;参加诗歌朗诵会,她听到警察朴泰相在台上讲黄色段子,不禁愤怒批评:“这是对诗歌的亵渎!”;培训班上,每次她举手发言都是相同的问题:“老师,究竟怎样才能写出一首诗呢?”别人将诗歌当成娱乐、兴趣,或是附庸风雅,美子把诗歌看成生命,信仰,唯一的救赎之道。而每一次的愤怒都是诗情的积蓄,当她的嘴角溢出酸涩的叹息,心口喷出的,却是翻涌的岩浆。她每一次轻盈的微笑,眼眸里都要溅出血红的泪滴。
        “美子啊,你以后会成为一个诗人。”小学的梦想一直在她心中萌绿。
       最后一堂课,美子的座位空了。留在讲台上的,是她献给老师的鲜花和写就的诗歌,第一首也是最后一首。昨晚的一切还历历在目,她给小郁剪脚趾甲,叮嘱他勤快洗澡,“人永远都要维持干净的身体,身体干净,心里才会干净。”下楼打羽毛球,打到一半时出现两个便衣,带走了小郁……美子继续打球,眼睛是深不见底的悲郁。她终究做出了人生最艰难的决定——把孙子送进警察局。尽管影片并没有描写美子举报的场景,导演也称这是开放式结局,但是我无比相信,无比相信一定是美子大义灭亲。因为,她是一个诗人啊,诗人,精神必定是圣洁的,怎么能允许自己的灵魂里有任何污浊呢?她实实背负不起纵容罪恶的沉重十字架啊。
       终究,美子的自杀是必然的,她太纯洁了,天真烂漫像个孩子,成人世界里的尔虞我诈、世故城府注定会扼断她的咽喉。而她用毕生的情感倾注而成的这首诗,叫做《姐妹之歌》。看到“姐妹”二字时,我突然明白了美子为什么会答应会长“让我做一回男人”的卑鄙请求。原来,她是把自己的血脉和女孩朴希珍的融合在一起了,既是姐妹,既是血缘情深,那么你所经受的,我必将经受。因此,美子以释迦牟尼的慈悲精神,殉道式地走上了和朴希珍相同的命运道路,而影片最后美子和女孩的声音交替出现,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女孩(或者说是美子)在桥头的回眸一笑,似乎是对这个世界最仁慈的宽宥。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讲,美子本身就是一首诗,一首哀诗。从头至尾,她一直在用血肉之躯反抗这个荒谬残忍的世界,用生命灼热的血泪续写一种高亢的壮美,于是,即使结局是悲剧,美好的毁灭也不至于山崩地裂,叫人嚎啕大哭。
最后,我想以我的拙笔写一首诗,以纪念这位飞入天堂的诗人。

美如哀诗

阿兹海默症让你渐渐忘了名词,动词
却不能让你忘记如何优雅
永远素洁的帽子,一件淡色上衣,款款长裙
精致的妆容落在土里,绽放了凋零的枯花
你拾起,放在鼻尖,轻轻嗅着
遂做了天真的孩子,急急奔赴诗的原乡
爬满蛆虫的生活,大门缓缓关上

而孙子小郁是成人世界的魔鬼
野蛮夺走少女无辜的生命与贞操
5个男人把罪恶诠释到极致
瞳孔里的欲望之火熊熊燃烧
你开始流浪了,流浪
如此爱诗,它为什么不予以同样的回报
“不,我写不出,我写不出一首诗
控诉的、忏悔的、血与泪交融的”
乳白色的沉默在黑夜里尖叫

“美子啊,你会成为一个诗人”

阳光从树叶缝隙间播种希望
甜柿让干涸的嘴唇抿到芬芳
河水比人干净啊,拍打着岸边的岩石
还有鸟儿,啾啾啾啾,她在呼唤情郎
母亲的眼里却一片荒凉
原来世界的丰收偿还不了失去女儿的哀伤
上帝答应你美好的灵魂会升入天堂
可是屈辱与罪孽却在身体里愈发疯狂地滋长
那个少年面对施虐的铁证,平淡入常
那些男人笑呵呵庆祝未来胜利的曙光
你的心头涌上岩浆
可喷出的,是喉头无声的哭腔

这个世界有它的悲哀
你却叫它在荒谬中微笑
征服它的,是诗的悲哀
以及,你身体里越来越厚的愤怒
与仁慈

西西弗斯颔首迎接你的到来
释迦牟尼用金手杖抚上你的后背
涉过万千条腐臭的死水,你终于
和你的姐妹,你的神祗,悄然相遇
此刻,世界在你脚下,你慈悲地笑了
此刻,诗等同于宽恕

本文由www.964.net-澳门新浦金网站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以诗的悲哀征服生命的悲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