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婚纱照www.964.net

  我把自己打扮了一番,去理发店精心吹理了头发,回到家里,换上一件花格休闲西服,一条浅灰色巴拿马裤,一双款式新颖光可鉴人德国进口的猩红色牛皮凉鞋,驻足在穿衣镜前,镜子里出现了一位英俊倜傥的美男子。
  我想到即刻和她去迷你影楼照婚纱相的情景,一股幸福的暖流涌遍全身,想到炽热的爱,温馨甜蜜的生活和即将扣开她青春勃发的大门陶醉了。
  我抬腕看表,哦,离中午下班只有四十多分钟了。索性端起桌上的一杯桔子水,一仰脖子咕嘟咕嘟喝了个底朝天。放下杯,摸了摸嘴唇,拎起手提包出了门。
  以往,我总是上班工作,下班照顾多病的母亲,两点一线,即使要买点什么东西,也是匆匆去急急回,似乎从来没很好地观看这座城市。
  然而,今天这座城市在我眼里看起来分外不同。初夏的阳光是那么灿烂,天空是那么高远、湛蓝,街道是那么宽敞整洁,琳琅满目的商店里电子音乐柔婉动听,人们的脸上挂着洋洋喜气,仿佛都在向我行注目礼,向我点头微笑,祝贺我婚姻幸福美满!
  啊,我终于找到了属于我的爱情坐标,心里像喝了一罐蜜。市人民医院到了。她是位医生,按照她的叮嘱也是医院不成文的规定,工作时间不准会客,否则罚款50元,罚钱是小事,面子过不去。
  我只好在门口翘首以待,站了一会儿,觉得不妥,便去就近的一个书摊前浏览,实则那心和眼神早就封锁住了医院的出口处,中午12点刚过,医生、护士像缷了妆的演员拎着包提着塑料袋,三三两两,说说笑笑,从门里走出来,融进街头巷尾的人群中。
  突然,一道耀目的光使我眼神一亮:门口一位身着玫瑰色超短裙,苗条俊俏的姑娘,肩挎银灰色坤包,翩翩走出,一对水灵灵的丹凤眼,顾盼生姿,楚楚动人,四处探寻。
  是她——吴媚!
  我感到心潮起伏,热血奔涌,身子轻飘飘的。她一出现,这座城市的万事万物为此大放光彩!头上的天显得更蓝更高,阳光祥和,鲜花盛开。顿时,四目交织在一起。我俩谁也没有说话,此时,何以用语言表达呢!只有用心声,用眼神,用妩媚的笑靥,用羞赧的一瞥,用一抹淡淡的红晕……来表达彼此心中的激情。
  我们不约而同地朝着同一个方向,挽臂搭肩,缱绻柔情,万般依恋,在梧桐树下的荫翳里走着,彼此能听到对方的心跳,能猜度惴惴不安的心境。
  我闻到了从她身上飘逸出来的香水味和姑娘体内散发出的青春气息,我喜欢这种混合味。
  她娇声说,你等久了吧,对不起。我说,我也才到,没关系。说着,把她的左手紧紧握着。
  前面十字街口围了一堆人,有的大惊小呼,有的唉声叹气,更多的人则是爱莫能助,还有的袖手旁观,好奇心促使她止步,用征询的目光说,让我进去看看好吗?一脸顽童似的天真、稚气。行。我的回答简洁而清晰。她猫腰钻进人群里。我有点不悦,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几秒钟,她便挤了出来。用手擦了擦额角的汗,庄重严肃地说,是个病人,生命垂危。我要把她送进医院抢救。你先去相馆开好票。她的语气坚决、果断,不可违拗,简直和先前判若两人。我一听说是病人,就觉得头痛。同意吧,太扫兴了。这个倒霉的病人,为什么横亘在前,莫非……
  我含着苦涩的笑点了点头,由你安排!不对吧!我在征求你的意见呢。征求不如说强求。我心里嘀咕,嘴上催促说,时间就是生命,我的观世音,救世主,快去履行你崇高的职责吧。
  她一点儿也不介意,娇嗔一笑,你真好!能理解我的心。谢谢!我能受到准老婆的褒奖,不亚于得到皇帝的特赦。我戏谑说。
  她忙自己的去了。
  交警和城管见状即刻过来疏散围观人群。恰在这时,一辆的士哧一声停在病人身边。吴媚、交警和几名热心群众一齐把病人抬上了车,向医院驶去。
  我怏怏不乐来到照相馆,开了票,坐在休息室里,然后又去翻看其他年轻人的艳照,心里筹划着怎样和吴媚配合照好这些婚纱照。
  哎呀,一坐竟是一个钟头,怎么还不来?摄影师走过来笑眯眯地说,小伙子,是开玩笑吧,还是……我一听,烦躁不安,无名火直冒,悻悻离去。
  回到家里,我像被抽了筋似的瘫在床上,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门轻轻地被推开了,只听见凄凄的惨惨的声音,舅舅,舅舅。我微微睁开眼,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一脸的悲戚和愁容。她是姐姐的女儿英英。你来做啥?吊丧!向遗体告别!我气不打一处来。
  姥姥病了,在医院里。我妈妈叫你去……话未说完,哇地一声哭起来!一提到病恹恹的母亲,心中顿生出一种沉痛感、负罪感。我的父亲原是一位乡镇党委书记,因脑溢血38岁时英年早逝。那时我姐姐才十岁,我七岁,正上小学一年级。整个家庭像天塌地陷了一般。以后这二十多年里,就凭母亲一双勤劳的手把我们姐弟俩拉扯大,还送我们读完了大学,现在姐姐已出嫁。我毕业于中央财大,在银行也找到了一个好工作。可是,我的婚姻却不尽人意,东不成西不就,至今已经三十出头了,还没找到一位倾心相爱的姑娘,不是我冷血,或心气高。因为女孩子不愿意接受我这样一个家庭,凡进入这个家庭的女孩就要担负起照顾母亲的责任和义务。后来姐姐想出了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她说,我们两家只隔五分钟路程,我把母亲接过来住,就说你没有母亲。我先是不同意,后来也就默认了。母亲去姐姐家里,女儿照顾妈妈是无话可说的,但母亲仍然时时刻刻在想念儿子,只要一天见不到儿子,就要到处去找。我每天一下班,先要赶到姐姐家和母亲说几句话,然后才回到自己的家里,随便煮一点吃的,一个没有女人的家是可想而知的。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市医院医生吴媚。她毕业于重点医科大学,内科主治医生。我在与吴媚的交往中只说了有一个姐姐,研究生,在市机关工作。自从和吴媚交上了朋友,我通过按揭购了一套商品房,而且和现在的老房子有两公里路远。为了治好母亲的病尽了最大努力,也曾因为母亲的缘故谈了好几个对象都告吹了,我并不感到惋惜,为了母亲宁可孤身相守。
  母亲现在才刚到六十岁,不算老,因为父亲的死,对母亲的打击太大了。她为了抚养我们姐弟,没有再嫁,曾多次受过别人的欺侮。父亲死时,她才三十四岁,你想她受了多少委屈,常常以泪洗面。
  一次,我在县中读书,没有生活费了。母亲把凑的鸡蛋和过大年准备做元宵的糯米拿去卖了。一早,给我送来了十二元六毛钱。那时竹溪村到三源镇五公里山路,要爬高山,过峡谷,蹚小溪,算起来十公里也不止,三源镇到县城虽说只有十五公里,有客车,母亲为了节约那几个钱,毅然坚持走路来到学校。当母亲站在我面前时,竟认不出她来了,瘦骨嶙峋,两眼深陷在眼眶里,脚上的一双布鞋早被清晨的露水打湿了,一件半新不旧的蓝布衣服被荆棘划破了很多口子。但她仍然那么坚定、自信、沉着,对生活充满了勇气和乐观。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用那双粗糙而又多裂的手,抚摸着我的脸颊,口里喃喃说,我儿子又长高了一截,真像你爸。那年,我读高二,身高就有一米七五了,虽然瘦,高已超过了母亲。我看到母亲的脸上出现了少有的红晕和幸福的微笑。她从内衣里慢慢掏出一个小布包打开,里面还有一层塑料袋,全是一元、一毛、两毛甚至是五分、贰分的硬币,唉,她叹了口气,眼里滚出了辛酸的泪。她拉着我的手,说,儿呀,妈妈对不起你,让你饿肚皮了,只有这……。她用那双颤抖的手把钱送到我的面前,像是一个庄重的承诺,一个伟大的嘱托。她哭得泣不成声。我接过母亲用体温,不,是用一腔热血,用无私的爱;那一分分、一毛毛、一元元(连一张五元的钞票也没有),经过辛劳的汗水换来的那仅有的十二元六毛钱交到我的手里时,我再也忍不住眼眶里的泪,我抱着母亲号啕着,说,娘,我一定听你的话,我要发愤读书,考上名牌大学,我要养活你,让你晚年幸福。我捏着还带着母亲体温和浸着心血的钱,心里沉甸甸的。这时我看到母亲那对炯炯有神的眼睛,充满了快乐和自信。她想,她的儿女一定会成才,一定会有出息的。我们一家虽然贫穷,物资生活不富裕,但人格魅力却不减。我经常看到母亲把腰挺得直直的,她直面人生,挑战生活。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女们身上,不久,姐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一所名牌大学,还读了研。这一下子,母亲看到了希望。她对我的要求更高了。我不能辜负她老人家对我的希望。望子成龙!我听说,母亲连早饭也没吃,我的心里更加沉重。我连忙跑到学生食堂买了两个馒头,气喘吁吁跑来塞到母亲的手里,我说,娘,你吃吧,还有二十公里山路,你走得回去吗?她摇着头说,我不吃,你吃,你正在长身体,没营养品,三顿饭应该吃饱。我说,娘,你不吃,我也不吃,你给的钱我也不要了。我假装生气地说。这样吧,她说,我吃一个,你吃一个。我说,好吧,也只有这样了。我看到母亲在咀嚼那个馒头时很慢很细,不是嚼馒头是在咀嚼生活的甜蜜和希望。因为她看到了希望。她的目光望着远处,那里是一个大球场,有很多学生在左奔右突打篮球、踢足球。很快她又转过脸,盯着我,看我的馒头吃完了。我看着她笑。她说,你看那里是啥?当我转过脸去时,她立刻把手里剩下的半个馒头塞进了我的嘴里,命令似的说,吃了,我口干咽不下。我只好包在嘴里慢慢嚼着。母亲要走了,还有二十公里崎岖蜿蜒的山路在等着用她那双脚去丈量。临走时,她千叮咛万嘱咐,人穷志不穷,挺起腰堂堂正正做人;男子汉要行得正、走得端,不怕艰难险阻,狂风雨露。她虽然没读多少书,说话却是一套一套的,是生活磨炼了她的意志,锻炼出了她的口才。你记住我的话了吗?她望着问我。我狠狠地点了点头,因那半个馒头才刚刚咽下去。这下我放心了,我儿子也会给娘争这口气的。她走了几步又转过身对我说,下次,下次我要多凑点钱,看你长得很瘦,像根干豇豆,我心疼。另外,我想给你的班主任老师送四十个土鸡蛋和一只叫鸣公鸡。
  娘,下次千万别来,月末放假,我回来拿钱,至于给老师送礼你就别操那份心了。班主任陈老师是我们一个镇的人。他的父亲认识我爸。他说我爸是个好人,一个廉洁奉公的人。陈老师读书时家里也穷,我爸曾多次帮助过他家,亲自给他家送去困难补助,给他买化肥、农药。母亲听了,连连说,好人!好人!好人有好报。陈老师很关心我,经常问我其它学科的成绩怎么样,我的学习成绩在重点班里是前三名,而且常叫我在他家里去吃饭。我也会帮着他做家务。好呀,这才是我的乖儿子,母亲欣慰地笑了,她笑得多么灿烂、阳光!母亲放心地走了。我看着她的背影。她的腰挺得直直的,高昂着头迎着艰难的生活,勇往直前地走着,头也没回。
  后来,听说那天半夜了母亲才回到家里,因为是冬天黑得早,到了三源镇天就全黑了,她摸着山路一步一步走。就在离家一公里路时不幸跌了一跤,差点滚下一条高三十多米的深沟里。她的膝盖磕破了皮,左脚骨折。她是一步步爬回去的。回到家一连躺了十多天。
  我家侧边一户姓冯的好邻居,冯大娘给我娘煮饭、喂猪、洗衣,照顾我娘好几天。娘的脚才慢慢能下地了。第二学月,我回家拿生活费发现娘的脚有点跛。她看到我总是掩饰自己装着没事一样。可她一转身脚又跛了一下。我说,娘,你的脚?娘说,什么我的脚,你的脚,不是好好的吗?我不好再问。那天我出去扯草喂鸡,刚走拢我家的菜园地,冯大娘有意过来说,你娘前个月给你送钱来,半夜才回家,摔了一跤,左脚骨折,躺了半个多月,我帮了她几天。我感动地说,冯大娘,我不会忘记你,今后我挣到钱了一定会报答你。不用你谢,邻居嘛,我那儿子如果像你两姐弟聪明好学,我睡着了也会笑醒的。冯哥不是在外面打工了吗?哼,他挣那几个钱还不够自己花,搞建筑,搬砖,扛钢筋,多累。二娃(我排行老二,是小名),你要努力读书,将来好孝敬你娘,你娘命苦,守寡这么多年,为了你们姐弟,她没改嫁,不容易呀。这里有二十块钱,你拿去用。我不要,我说,我有钱吃饭,你自己用吧。你这娃儿,大娘给你就拿着吧,书读出来挣到钱了,还我就是了,你别告诉你娘了。你娘是个要强的好女人。说完转身离去了。我呆呆地看着她,没说一句话。我拿着冯大娘给的二十元钱好像有千斤重,像一块金砖或一件无价之宝,这是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呀,是救命钱呀。冯大娘这二十元钱是滴水之恩,我今后一定涌泉相报。
  我很快扯了一背嫩鲜鲜的青草背回去倒在鸡面前,那十几只鸡争先恐后地抢着吃。我看着它们说,快吃吧,吃饱了多下几个蛋,你们一天下两只三只蛋都行,我等着卖了蛋花钱呢。鸡们伸长脖子偏着头看着我,好像听懂了我说的话。
  走进屋,母亲把午饭做好了,没什么好吃的,只蒸了一碗黄澄澄的蛋花,她要我先吃了蒸鸡蛋,再吃煮的红苕干饭。她一口也没尝,端一碗干饭和着冷酸菜慢慢下咽。我没有推托,默默地吃着。母亲为了她的儿女你就是要她的心,她也会毫不畏惧和痛楚,会勇敢地掏给你。吃完饭,我连忙把母亲的碗和我的碗一齐端进厨房里洗了,还喂了猪,扫了地。我说,娘,你换下的衣服呢?我给你洗了,我明天下午才去学校,还有什么活要我做的?没有,没有,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只管读书,我看你带了几本书,歇一会儿快去看书,我只希望你考上大学。

本文由www.964.net-澳门新浦金网站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婚纱照www.964.net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