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那个温暖了我三年的笑容_社会真情_好文学网

我的暗恋史,从以前到现在,只有一个。

他是我的同班同学,也不长,只有一年。

他的名字如果拆开来,都不是我喜欢的字眼,可当它们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奇迹发生了,就好像魔术先生前面一系列的铺垫表演,在后揭晓的那一刻。嘭!无数彩花飘落。他的名字,好听又让人着迷。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军训。他那时不爱说话,也不爱笑。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脸白白净净,还不错,可惜不爱笑。

军训时,我们被分配到同一桌吃饭,大概是十人一桌吧,他是我们这桌负责打饭菜的。每次所有人坐在一起,教官还没发号令叫我们吃的时候,我们就乖乖坐在椅子上,面面相觑。

现在想起,那画面真是又温馨又好笑。

军训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开学的日子。当我认识了身边几个同学,却没有想起他,他似乎没给我留下多深的印象。

重新注意起他,应该是第一次月考,他考了全班第二名,再之后,他就一直稳稳占据我们班第一名的宝座。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把他当做偶像,一直放在心里,时不时会关注他。某一次,我意外地看见他笑了。他笑了,笑的那么阳光那么好看。

心里像是多了某种催化剂,催促我无时无刻都要关注他。不管是上课下课,白天黑夜,不管他喜不喜欢我,我喜不喜欢他。

暗恋分为两种。一种是单方面暗恋,另一种是双方互相暗恋。我不知道是否所有的暗恋者都跟我一样,对方稍微瞥了你一眼,你就会想,怎么办,他开始注意我了。当他不经意看了你,而且你发现好多次,虽然可能是目光错位,你就会开始狂喜,并在心里暗暗认为,他也是喜欢你的。然后每当你经过他身边,就会用眼角的余光看他是不是也在看你。而且你会开始注意形象,保持你在他心中的美好形象,即使他根本就不把你放在心上,甚至他根本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那时还小,所以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心里,我好像又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喜欢他,因为崇拜的成分似乎要多一些。就这样,在“上学能见到他”的喜悦和“放假见不到他”的失落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高一就这样不慌不忙地结束了,我的十六岁也结束了。

我在十六岁的夏天,遇见了一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少年,并且固执地认为我再也遇不到能笑的让我如此心动的人了。

可是他那么优秀,那么美好,全身散发着光芒,而我只是一个在黑暗里独自为他欢欣的孤独者。我甚至不敢靠近那些光芒,我怕自己一碰就消失无踪。

现在我意识到,这多么可笑。就好像一个人自导自演了一场舞台剧。暗恋是多么卑微的一件事,如果不能被对方所知的话。你的喜怒哀乐以及整个世界都由对方掌控,而他浑然不知。如果他跟某个女生走得很近或者聊得很好,你就会发现,自己辛辛苦苦搭建的世界居然那么轻易就被他摧毁。

我有时在想,除了知道他喜欢动漫喜欢篮球,其他几乎不了解。连他的人、他的性格我也不知道,我喜欢的竟是如此表面的东西,对此心酸不已。

毕业季的告白日,我在舍友的鼓动下,向他表明了心意,当然他拒绝了,是很委婉的,怕伤害到我的拒绝,他说因为处在高三这一特殊的时期,他不想恋爱。我发觉他是个有责任心的人,这样的人一定很可靠吧。他未来的女朋友应该很幸福吧。虽然与我无关。

关于他的事,我知道的不多,在没同班的日子,听到的也只是只言片语。

本文由www.964.net-澳门新浦金网站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那个温暖了我三年的笑容_社会真情_好文学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