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故事是不是真的_哲理励志_好文学网

我腿痛,痛得走不了路,老婆鼓励我,你要动啊。

是啊,我要动。我李四虽然是个工人,毕竟还是医生,起码有本证。我要去医院跟医生聊我的病情。

聊你个屁,你不给钱,谁跟你聊,你影响人家的工作。来看我的姐夫突然用几句话打过来,我感觉淋了一场暴雨。是的,目前的医疗市场,大点的医疗机构,往往以辅助检查为主,看个病两分钟,这样等于医患关系太物化了。难怪有种上面说法,要引进西方独资医院进来,允许西方人开医院。西方医生看个病往往要几个小时,非常人性化,而且耐心倾听患者的诉说。当然,那样挂个号就可能是几百块钱呢。但可以搞活医疗服务,医院可以互相对比和促进竞争了,更可以改善医疗关系。

我一瘸一瘸地走进了三甲大医院,姐姐陪着我。我一路想说,我是怕家人担心,我才来看病的。做检查可能不做,但我要跟医生聊天。聊我的病情,可能是哪方面出了问题。

姐帮我挂号排队,不久,到我了。那个坐诊医生望了我一眼,仅仅做出一个看我腰椎的样子,就说做个核磁共振吧。

我马上反对,不做可以吗。在这里我不能报销,我想回大厂做个CT.

医生说那就吃点药吧。

我答应了,其实我是想看看他开什么药物,并不想真要药物。可是,姐一下就帮我去付了费,还没等我反应,又催医生开单检查了。我想,这种昂贵的检查,在西方医生的眼里,平时是很少做的。这可能就是本地特色吧。但现代医学的用药什么的,几乎全盘接受了西方医学的剂量,外国两米一个的人大把多,量肯定大,但我们本地人也用那种量,我不敢想象。

检查要排队,要等几天。姐姐有点烦了,就说有事走了。在医院的一角,我孤独地看着路面飘起的秋雨。想想真的不能跟医生聊病情,就从回忆里寻求那些自己上演的温情。前几个月,我抽空到一个民办医院做医生,我对那些慢性疾病的病号,几乎很认真地听他们的诉说,甚至装出非常热情,面带笑容地倾听。那个八十岁的病号当说到是不是吃了发瘟鸡得病的时候,我才立刻打断他的话,不会的。

很多老年病是因为劳损造成的,就像老化的设备,轴承受力面肯定要损耗的。

很多年前,我在这家医院学习过,我想我还是要去检查室看运气。我就起身,拐了几个走廊,走到了核磁共振接待处,向护士说明,我曾经在这里进修,我曾经在你们医院的报纸上发表过一首诗歌,但稿费都不要就跑了。护士看看我,才从机械的刻板面容中露出一点温柔,那好吧,你等到十一点看看。

我如愿以偿,我从核磁共振处做完出来,就跟检验医生说,我哪一节有问题啊。没有没有,都是很轻的。等礼拜一报告出来,你去问医生吧。

又是一个礼拜的漫长等待,当我拿着片子和报告单给了那位看病的医生时,他依旧面无喜色,好像更无血色。他只看结果,就要打发我了。我先下手为强,立刻洪水一般“呱啦呱啦”说出了专业的有关医学知识,并且掏出片子开始“上课”五分钟,瞧,这个椎间盘变窄了,瞧,这里变细了……我器宇轩昂,但要快,不能影响医生继续为其它病号看病。我的声音洪亮如钟,一个刚走出诊室的中年病号频频回头,还拿出片子,请讲给他听,他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医生这才认真地扫我一眼,露出了一点笑容。没有事,你多锻炼吧。

是有点问题,但不大。我心里隐约是这种感觉,但我还是万分失落地走出了医院,仅仅带着那位医生刚刚一秒钟的笑容温情,一路走到对面。我一直在想,那些少见的和谐场合里,医生装出来的那些假温情的分量。

本文由www.964.net-澳门新浦金网站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故事是不是真的_哲理励志_好文学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