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韩城绝恋www.964.net

www.964.net,橙色的公用电话从她的手中滑落下来,欣雅虚弱地扶住透明的电话亭,捂着自己的胸口蹲了下来。哥哥,我不好……我一点也不好。我好想你……我好想你……我好想回韩国去,我好想回你的身边去……哥哥,我没有去德国,也不会去法国……我是要去旅行,但却是一个永远不能回来的旅行。哥哥,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我想握住你的手,我需要你的力量。可是……我不能。你留在了学姐的身边,而我……不可以再去打扰你们。请原谅我吧,哥哥。我本不应该打这个电话给你,可是我真的好怕……好怕好怕……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会再也听不到你的声音……欣雅捂住自己的胸口,抬头看向灰蒙蒙的天空。片片雪花从阴霾的天空中飘散下来,用着它们最优美的姿势,滑落到这个冷冷的人间。有的落到透明电话亭的玻璃顶上,立刻就融化成一颗小小的水滴,顺着那光滑的玻璃,柔柔地滑落下来。欣雅凝视着那些水滴,泪珠也一颗一颗地从眼睛里滑落下来。哥哥,我好像那些薄薄的雪花啊,虽然有着最美丽的姿态,却只拥有那么短暂的生命。哥哥……不知道天堂里,也有这么美丽的雪花吗?不知道天堂里,也有你那么温暖的微笑吗?不知道天堂里,是不是会像今天一样寒冷……“哥哥……”欣雅痛楚地低吟,酸涩的泪珠立刻一颗接一颗地流进她的嘴里。她扶着电话亭冰冷的玻璃窗,挣扎着从亭子里走了出来。北风裹挟着片片雪花吹拂在她的脸上。树上、地上、天空中,白茫茫的一片雪色……欣雅流着眼泪挪动着自己的脚步,但她的胸口麻麻地疼痛着,令她的呼吸都开始渐渐地急促。她拼命张大口呼吸着,但冰冷的空气只灌进她的肺部,却没有力量排出她体内的气体。麻痹的感觉像是钻进了她的血管,随着血液的涌动,扩散向身体的四面八方。欣雅抬了抬手,很想抓住点什么,但是她的身边空空的,没有任何人或物体能够让她支撑。突然有种很无助的感觉,像是漫天的雪花一样覆盖了她。她依稀感觉到自己倒了下来,冰冷的雪花一下子就簇拥到了她的颊边。她努力想要张大眼睛,但映入她眼帘的,只能是漫天的雪白……熙元妹妹:你好吗?真的没有想到你今天会打电话来,我根本没有一点准备。拿着电话有很多很多话想对你说,但突然听到你在电话的那一头,我突然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你一定会笑我吧!那个笨蛋俊熙哥哥,只在电话里跟你说了那么多没有营养的废话!可是无论说再多的话,都抵不过我心底的那一句——雅雅,我好想你。你说你要去旅行,你说你会去很久,你说你不会再回韩国……没有关系。无论你在哪里,只要你能开心,只要你能快乐,那就已经足够。雅雅,你是我永远的妹妹,永远的唯一……我不会忘了你,无论过了多久多久……我的心还会在那棵枫树下,等你。……“快!快点!注射强心剂!”“把呼吸机推来!”“准备深喉插管!”医生们跑来跑去,而那个躺在床上的小女生,却是那样安安静静的。“不——不!丫丫!丫丫你醒一醒!你快点醒一醒!你不能就这样扔下我们!丫丫,你醒一醒!”抢救室外齐绍杰的哭喊混合着父亲的低泣、护士的劝阻,混乱成一团。好累啊……好想睡。哦,不,他弄痛我了,他不让我睡……哥哥,你还记得我们的相遇吗?也许你会说,那是在我们新生入学的第一天……不,不是的。也许哥哥都不记得了,我们第一次的相遇……是在仁川机场,你推开了不小心撞倒你的我,让我初到韩国就见识到了韩式大男人的厉害。第二次……就是在那天开学时,你在那个坏蛋的手里救下了我……第三次,你又救了我……第四次,你还是救了我……啊呀,哥哥,为什么我们每次见面,都是你在救我呢?难道你是我的克星,每次遇到你的时候,我都是那么倒霉?呵呵,如果能每天都能被你救,那我真的宁愿每天都很倒霉……哥哥,现在的我,也很需要你来救……你在哪里?在学姐的身边吗?哥哥……我突然很后悔,后悔自己怎么那么故作坚强,我为什么要把你让出去……哥哥,我好想你……我好想你……电子监视器上的心跳声在渐渐减弱,医生们在她身边忙乱成一团。“医生!快要不行了!她的呼吸正在衰竭,心跳要停止了!”徐护士带着哭腔喊道。“快!把电击器拿来!”医生惊慌失措地喊道。从来没有见到一个重症肌无力的发作会是这样的迅速,迅速得令他们还来不及抢救,她全身的肌肉就已经都要停止工作了。哥哥……他们在说什么?我听不清……不过我好想睡……也许睡着了,就不会再有这么多痛苦了……哥哥,你在听吗?你一定会听到我的话的,对不对……“苏欣雅!你给我醒醒!”抢救室外,突然传来齐绍杰大声的叫喊,“你不可以睡着!你不可以!如果你敢就这样睡过去,我马上打电话给车俊熙!我要让他看到现在的你!我要让他和我一起痛苦!苏欣雅!你不能这么自私!你要醒过来!”不!不可以打电话给哥哥……不可以……不可以打断他的幸福,不可以打扰他和学姐!不可以让他知道我的病,就让他以为我很开心地去德国了……我不想看到他流泪的样子,我不想看到他为我哭泣……不要……绍杰……不要……“好了,准备电击!”医生大喊。“不要……”一声很轻很轻的呻吟从欣雅的唇中溢了出来。徐护士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惊喜地喊道:“医生!她醒了!她清醒过来了!她醒了!”熙元:你好吗?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是不是在打包行李,准备去德国了?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写信给你,也不知道该把这些信再寄向何方。元元,你一定要去那么久吗?你一定不肯再回来吗?难道我们从此就要断了联络,我这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你了?其实不想对你说这样的话,因为每次你都很坚强地对我笑,笑得我很想再摸摸你那可爱的脸颊,很想再握紧你的手……元元,你真的要走了吗?真的从我的生命里消失,让我再也看不到你……不过,祝你一路顺风吧。从此以后,我也不能再这样任性地写信给你了。我不能在伤害了你之后,再伤害元珍。下个月七号,我们就要订婚了。我虽然不奢望还能得到你的祝福,不奢望在那些亲友里还能看到你的身影……但元元,我会想你的……我会……一直想念着你,无论你在世界的哪个地方……元元,请你快乐。这是我唯一的要求。……一场大的风波过后,苏欣雅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她每天只能躺在病床上遥望着窗外的雪花,手里还捏着车俊熙写来的那些信。苏秦山跑去问医生能不能为欣雅手术,但医生说她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根本承受不了大的手术了。而且就算为她摘除了胸腺瘤,她胸部的平滑肌和呼吸肌都已经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除非每天用呼吸机来支撑,不然她的生命很快就要走到终点了。“爸……”欣雅虚弱地喊道。苏秦山连忙走到她的身边,握住她的手:“雅雅,你要做什么?你想要什么?告诉爸爸,爸爸马上帮你去买!”“我不要什么……”欣雅摇摇头,“我想求您一件事……”“什么事?你说,只要爸爸能办到的,爸爸一定帮你办到!”苏秦山拼命忍着自己的眼泪,握着女儿的手。“爸,能不能借我一百万美金……我有个韩国朋友,她家的公司快要不行了……你可不可以,帮她们一次……她没有了爸爸,只有妈妈在支撑。请您帮帮她们!”“欣雅!”站在一边的齐绍杰再也听不下去了,他知道欣雅说的是元珍家的公司。“爸,你答应我!求你了……答应我……”欣雅却不管绍杰的抗议,她拉着父亲的手,用力地祈求着。苏秦山点点头:“好,爸爸答应你。爸爸一定会帮助你的朋友,帮她们家渡过难关。”欣雅听到父亲答应了,终于浮起一个虚弱的微笑:“谢谢爸爸。”苏秦山看着女儿那苍白的小脸,心如刀绞。“爸……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您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不,雅雅,别说这个,别说这个!”苏秦山想要捂住女儿的嘴,但自己的眼泪却一颗接一颗地滑落下来。苏欣雅慢慢地抬起手来,轻轻地帮父亲擦掉脸上的泪痕,微笑着说:“爸,你别哭……您不用为我担心,即使我走了,也一定会很好……因为我可以见到妈……妈一定会照顾我的。我真的很想她……虽然我已经快要记不清妈妈的样子了……爸,见到妈以后,我一定会告诉她,您有多想念她的……我会告诉她,如果有来世,我还会做你们的女儿……”“雅雅!”苏秦山抱住欣雅,泪如雨下。齐绍杰也忍不住转过身去,再也不敢多看欣雅一眼。曾经想带她回中国来,让她快点从失恋的痛苦中走出来,却没有想到……“绍杰哥哥……你可不可以……陪我回韩国?”欣雅突然对他提出要求。齐绍杰立刻转过身来,那双红彤彤的眸子,亮亮地盯着她。“丫丫,你要回去?那我马上打电话给他们,让他们去机场接你……”他说着就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不要!绍杰哥哥不要!”欣雅立刻拒绝道,“不要打电话给任何人,不要让他们知道……我只是想回去看看他们……不然我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也见不到了……”“丫丫!”齐绍杰大声叫道。“答应我,绍杰哥哥……请你答应我……耽误了你的功课,我已经很抱歉了……不要再打扰到他们……不要让我的事情,再令他们担心……”“我……”“答应我!”欣雅流着泪请求他。齐绍杰用力咬住自己的嘴唇,终于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不告诉……任何人。”虚弱的苏欣雅躺在铺着白色床单的病床上,那勉强微笑着的小脸和医院里白色的墙、白色的床单混合在一起,变成一抹令人心悸的白色。上帝啊,你怎么忍心这样对待这个女孩。哥哥:这是我写给你的第165封信。原来我们竟然写了这么多信呢,我整理行李的时候,发现它们整整堆了一个行李箱。不过,它们都是我的宝贝,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带着它们。每次我想你的时候,就会把它们拿出来,一封一封地认真读过,就好像你依然在我的身边一样……不过从今天开始,我就不能给哥哥写信了。因为我要去德国了,在那里我想去旅行……看看西方国家的生活,或者还会去法国,看看埃菲尔铁塔,走走香榭丽舍大道……不过,我想那里也许还不如汉大的那条石子小路漂亮吧……并不是因为风景,而是因为我的身边……没有你……哎呀,你看我,怎么又在说这种没头没脑的话呢!明明应该是高高兴兴地去旅行,怎么又会对你讲出这样的话?哥哥你一定会原谅我的,对吗?原谅我这个笨蛋妹妹,在这个时候还要惹你不开心。你要和学姐订婚了,对不对?啊,真的好想去参加你们的婚礼哦。好想看到哥哥穿上礼服的样子,一定非常帅气,非常英俊!我的哥哥一定是天底下最帅气的新郎官,也一定是学姐心中最爱的人……恭喜你们了,哥哥。好了,这一次就到这里吧,我快要上飞机了。如果有一天……我还能看到你,我一定会…………韩国。仁川国际机场。人潮涌动的机场,依然喧哗热闹。只是景色依然,人已不同。齐绍杰扶着欣雅从国际通道里走了出来,他拖着几件不多的行李,小心翼翼地走着。欣雅回了一下头,看了一眼那几件行李。还记得她第一次踏上这个地方,就一个不小心地撞到了他。依稀记得俊熙那天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高高大大的样子,但表情却是那样的冷酷。她听到绍杰的呼唤,急急忙忙地想要跑出去,但却一头撞向了他,重重地把他压在了身下。就在她现在所站的地方,她压在他的身上,而他气急败坏……想起当时俊熙那狼狈的模样,欣雅依然忍不住微笑出声。这是命中的缘分吧,不然他们不会从她一进入韩国就撞在一起,也不会渐渐地相识、相知。虽然不知道他们的故事会是这样的结局,但那初次相见的美好,她真是永生难忘。“怎么了,丫丫?”绍杰看她停下,连忙问道。苏欣雅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事。”真的没事吗?难道绍杰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她一定又是在想念车俊熙,想念当初他们在这里相遇。如果命运能给他再一次选择的机会,他宁愿从来没有带她来过这里。“绍杰哥哥,我们去找莉元吧!我很久没有见她了,真的很想她。”欣雅微笑着说。“好,等我先去酒店把行李放下,我们就去见她,好吗?”“嗯。”欣雅点了点头,“不过,你要告诉莉元,不可以打电话给他,好吗?”“我不管,你自己去跟她说。”绍杰低头。“哥哥!”欣雅娇嗔。“不要叫我哥哥,我不是你的哥哥!”绍杰不满地摇头,拉着行李就朝前走去。为什么他的心里竟然会有这种悲伤的感觉?当看到欣雅那越来越苍白的脸颊,当看到她那越来越虚弱的身体,他就有种忍不住要把车俊熙抓来的冲动。他想要让俊熙好好看看,他究竟把欣雅害成了什么样子。“绍杰哥哥,你等等我!”欣雅跟在他的身后,气喘吁吁。汉城大学,通信系大楼。欣雅刚走进这里,心里就有种暖暖的感觉。虽然在这里读书不过才五个月,但是看到这熟悉的一切,还是让她非常舒服。那些在这里念书、考试、做功课的日子又一一地浮现在她的心头,甚至和莉元相互嬉闹,和崔彩娜吵架的样子,都像昨天一样浮现在她的眼前。真的好亲切啊!即使那时像个孩子一样生着彩娜的气,现在想起来,也是那样的温暖。难道她真的快要死了吗,才会像个老头一样站在这里回忆过去?不过能够再次看到这梦中萦绕的学校,即使明天就要死了,她也瞑目了。“……嗯,快下来吧。”绍杰挂上电话。没有五秒钟,楼梯上就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娇巧的身影立刻从楼上飞奔下来,三步并作两步,几乎想要从楼上一下子跳下来。“哥哥!哥哥!”韩莉元大喊着,朝齐绍杰的方向猛地扑了过来。绍杰几乎是下意识地,立刻就张开了双手,接住了她扑过来的身子。“哥哥!你终于回来了!”莉元扑进他的怀里,“上次你说要休学,我以为你和欣雅一样不回来了!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回来了!”韩莉元像个孩子一样在绍杰的怀里又跳又叫,反倒弄得绍杰不好意思起来。他放开抱着她的手:“莉元,你看,还有谁跟我一起回来了?”齐绍杰闪开身子,站在他背后的苏欣雅立刻就露在韩莉元的眼前。韩莉元从绍杰的身上滑落下来,她呆呆地看着站在绍杰背后的欣雅,好大一会儿都没有任何动作。“莉元,你怎么了?她是欣雅啊!你不认识了?”齐绍杰推推她。韩莉元还是呆呆地望着她,一句话也没有说。欣雅被她的眼神看得有些奇怪,她终于忍不住在脸上浮起一个淡淡的微笑,虚弱地问道:“莉元,你……不认识我了吗?”韩莉元终于被她的这句话击中,她猛地扑过去,一把就抓住了苏欣雅的双肩。“丫丫!真的是你!丫丫!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可是……可是你怎么了?怎么瘦成这个样子?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怎么……”欣雅被她摇晃得气喘,齐绍杰连忙伸手去拉开她:“欣雅生病了,你别这么大力……”“生病了?什么病?!”韩莉元大叫。“是……”“只是一点小毛病!”欣雅立刻接口道。齐绍杰的表情立刻就黯淡下来,他低下头,什么也不愿意再说。韩莉元看看齐绍杰,又看了看苏欣雅,似乎已经感觉到了什么。“丫丫,你回来了,他……他知道吗?”“他不知道!不要告诉他!求你了,莉元。我只是回来看看你们,不想让他知道……”欣雅连忙抓住她的手。“可是……可是你知不知道……明天……他就要和学姐订婚了……”“我知道……”欣雅微微地点头,“可是不想再打扰他……只要他和学姐过得幸福就好了……”“幸福个P!”韩莉元忍不住骂道,“让你如此痛苦,他们会幸福吗?”“莉元,不要这样!”欣雅拉住她的手,“你帮我打电话给恩圣和在贤,我也很想念他们,我们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吧!”SA酒吧。江在贤和李恩圣一踏进包间,就立刻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苏欣雅。虽然她安安静静地坐着,但是那一身雪白的衣服,却分明让人感觉到了她身上那如同死亡一般的气息。尤其是在贤,他在医院工作久了,早已经看多了生了大病的人,欣雅那苍白的脸色,没有丝毫血色的嘴唇,都让他感觉到莫名的不祥……“欣雅,你怎么了?”在贤连忙问道。“我没事,我很好的。”她笑着摇头,但声音已经是那样的有气无力。“不可能!你怎么会很好!难道……难道你的肩伤发作了?快让我看看!”在贤根本顾不得什么了,他拉过欣雅来就想帮她看看伤处。“不用了,在贤哥!我真的很好!”欣雅连忙闪躲了一下,“我只是前一段时间生了场病,所以最近气色很不好。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是不是,绍杰哥?”她把问题丢给齐绍杰,但绍杰只在一边低着头,自己猛灌自己。“欣雅,你回来了,俊熙知道吗?不然我打电话给他,让他过来吧!”李恩圣摸出电话。“不要的!恩圣哥不要!”欣雅连忙又去阻止他,“哥哥明天就要订婚了,我不想打扰他。”“可是你回来,难道都不想再见他一面吗?”李恩圣奇怪地问。“明天吧……等明天他和学姐订完婚之后,我……我会去见他的。但是在他们订婚之前,不要再打电话给他……我不想打扰他,也不想再伤害元珍学姐……”欣雅喘息着说。李恩圣和江在贤相互交换了一个眼光,只好不再说什么,一起坐了下来。欣雅、俊熙和元珍的事情,他们都是眼睁睁地看着发生的,所以欣雅所说的话,也是不无道理的。既然她说明天会亲自去见俊熙,他们也就没有必要再去打扰他。“来,我们一起来喝一杯吧!”欣雅突然举起了桌子上的杯子,“我很高兴在这里能够认识了你们,谢谢你们陪伴了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日子……我不会忘记你们的。如果还能再有一次机会,我希望还能成为你们的朋友……”韩莉元、江在贤和李恩圣也连忙举起了酒杯,但是他们都觉得欣雅的话怎么那样奇怪,什么是下一次机会?什么叫做还成为他们的朋友?欣雅的表情真的有些奇怪,她今天到底怎么了?但是欣雅已经举起了杯子,一仰头就把所有的酒都灌了下去。“丫丫!”齐绍杰含着眼泪喊道。她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再喝这么多酒,会要了她的命。“我没事的,绍杰。”她放下空了的杯子,点头对他微笑,“你们也喝啊……”大家都盯着表情奇怪的欣雅,终于在她的催促下,把杯里的酒都喝了下去。天空阴霾,心情同样阴霾。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哽在车俊熙的心头,令他每走一步,都觉得步履维艰。明天真的要和元珍订婚了吗?如果一年之前,他也许会高兴得跳起来,但现在,他的心里却像压了一块千斤重的石头,重得让他喘不过气来。车俊熙停下脚步,捂着胸口重重地喘息。怎么会这样?他的身体一向很好,可是他却突然觉得很难过,很虚弱。电话在口袋里轻响,他伸手摸了出来。“喂……咳咳!我是车俊熙。”电话那头迟疑了一下,终于传来一个柔弱的声音:“哥哥……你生病了吗?”“欣雅!”车俊熙惊喜万分地大喊,差点没有震破了欣雅的耳膜。欣雅捧着电话虚弱地微笑,但笑容却是那样的苦涩。车俊熙拼命稳住自己的情绪后,才慎重地开口:“雅雅,你在哪里?在德国吗?在法国吗?你还好吗?旅行愉快吗?有没有去看埃菲尔铁塔?有没有去看香榭大道?真的比汉大的那条小路更漂亮吗?真的比汉大的风景还要迷人吗?”他语速飞快,像是害怕她突然挂断电话一样急着开口。“哥哥……”欣雅软软地叫,“我……我去了……那里,一点也不漂亮。我不喜欢那里……因为没有你在我的身边……”俊熙的心头蓦然一软,眼泪立刻冲上了他的眼眶。“雅雅……”“哥哥,明天……你要和学姐订婚了吧。”“嗯……”俊熙咬着嘴唇,拼命隐忍着自己的眼泪。“我打电话来,是想跟你说恭喜的……”欣雅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滑落下来,“本来我很想去观礼的……我想看哥哥穿上韩服的样子……一定很帅吧!可是我恐怕不能去了……因为这里真的离你好远好远……”“没关系,我可以写信给你。你想看我穿韩服,那我拍照片寄给你。”“真的吗?”欣雅在电话那头含着眼泪微笑,“是你答应我的哦,一定要拿照片给我看……”“嗯,我答应了!我答应你!”车俊熙捧着电话的手指在颤抖,不知为什么,他除了能听到欣雅压抑的抽泣,还能听到沉重的喘息声。难道是自己的吗?自己刚刚觉得胸口好闷,闷得他喘不过气来。“哥哥……我今天……真的好想你……我好想见你……可是太远了……太远了……”“没事的,雅雅,你给我地址,给我地址我像以前一样写信给你!或者我可以拍照片给你,不,我寄VOD给你!雅雅!”车俊熙着急地说着。“不用了……哥哥。我要去的那个地方,没有地址……那里也许会很冷,也许会很寂寞……但只要哥哥以前写来的信陪着我就够了……”“那是什么地方?在法国吗?”车俊熙着急地问。“不……不是,是一个哥哥不知道的地方……”欣雅咬住嘴唇,泪珠一滴一滴地滑过她的脸颊,流过她的嘴唇,灌进她的脖子里,冰冷冰冷。“那你还会回来吗?如果旅行累了,就回韩国来吧,我会去仁川接你!”“不用了,哥哥。我的旅行,可能要很久很久……哥哥,从明天开始,你不可以再想我了……因为明天你就要和元珍姐在一起了……你要忘记我,你要……好好地爱她……”“雅雅!不要说这个,求你不要说这个!”俊熙的眼泪夺眶而出,他紧紧地捧着自己的电话,再也不能忍耐。“答应我,哥哥!答应我!答应我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想起我!答应我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提起我的名字……答应我……求你……”“……”俊熙捧着电话,低声抽泣。“哥哥!答应我!”“不……不可以!我不可以答应你!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你不能连我想你的权利都给我夺走!苏欣雅,我想你,我想你,我想你!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你!忘不了你!”车俊熙捧着电话怒吼。泪水颗颗灌进他的嘴里,苦涩得让他心如刀绞。“哥哥……”欣雅捂住自己的胸口,那里像是被人揪住一样生生地疼痛着。她好像觉得自己肺部的空气正在慢慢地向外挤出来,剧烈的心跳在她的胸膛里沉闷地响着,意识已经快要离她越来越远,麻痹从她的脚指尖一直传上来……越过了小腿……大腿……腰部……心脏……她没时间了,她快要不行了。“哥哥……”欣雅拼尽全身的力气,“我爱你……”车俊熙的心脏突然间重重地漏跳了一拍。她那细若游丝的声音,还是像魔魅般钻进了他的耳朵里。他从来没有听欣雅说过这句话,他也从来没有对欣雅说过这句话。但这一刻,他却觉得那三个字就要从他的胸膛里跳出来。可是,电话断了。嘟——嘟——嘟——沉沉的夜空中,电话的忙音像是彼此的心跳,颤抖着,颤抖着……

本文由www.964.net-澳门新浦金网站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韩城绝恋www.964.net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