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韩城绝恋

一架巨大的银鹰展翅飞向蔚蓝色的天空。欣雅坐在一个靠窗的位子,一直凝视着机窗外的景象。当看着脚下的城市越来越远,她的心,还是没有缘由地痛了起来。哥哥,我走了。真的感谢生命中有了你,虽然最终我还是要哭着离开,但那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有你在身边,一切都变得格外美丽。我一定会想念你的,无论我在任何一个地方。你还会想念我吗?还是不要了吧。元珍学姐也是那样的爱着你,我想,她对你一定比我对你更好的。哥哥,不要冷着你的脸,对我笑一个,好吗?哥哥,再见了……欣雅展开她掌心里的信笺,那是俊熙写给她的最后一封信——熙元:对不起。我想了很多次,不知道要对你说些什么,写了好多次,依然只有这三个字。对不起。你会笑我吧,我亲爱的熙元妹妹。笑我这么懦弱,笑我这么笨蛋,笑我只能让你伤心……熙元,天知道,我最想保护的人是你,最害怕伤害的人是你,最不想看到流泪的是你……但是我真的很浑蛋,竟然让你把这些味道都尝遍……熙元,你会恨我吗?会不会很讨厌我?讨厌我这个没有勇气的哥哥,讨厌我这个给不了你幸福的哥哥,讨厌我这个只能让你独自哭泣的哥哥……熙元,你讨厌我吧,你恨我吧,这样也许我的心里还能舒服一点……但是我知道你不会,你是那样的善良,你是那样的可爱……上天啊,为什么要这样捉弄我们!到底是我做错了什么,它要这样惩罚我们!但我宁愿它只惩罚我一个人,而不是要把这一切都让你承担……还记得那个雨夜,我在路边找到你的时候吗?我从来没有在一个女生的怀里哭过,即使在妈妈离去的时候;但是那天我哭了,就在你的怀里。熙元,是我带给了你这么多痛苦,是我让你如此的伤心,我该说些什么,才能弥补我对你的伤害?也许我说什么都不能弥补,但有一句话,一直放在我的心中,我曾经想要找个时间对你说出,但恐怕那一天,将要等上很久很久了……元元,我爱你!……泪水模糊了自己的视线,欣雅把手中的信纸一揉,她再也看不下去了。这句她曾经盼了那么久的话,他终于说出口了。但却是在这样一封绝望的信里,在这样一个不适宜的时间……这比从来没有听他说出口,更让她难过……“丫丫,你睡了吗?”坐在她身边的绍杰突然轻轻地问道。欣雅立刻闭上了眼睛,不愿意让绍杰发现她的难过。绍杰看了她一眼,抽出小毯子轻轻地为她盖上。泪珠蓦然从她的眼角滑落下来,随着飞机的轰鸣声,她就要离开这个给了她爱,也给了她伤痛的国家……元珍的病房。在贤皱着眉头,捧着元珍的病历卡;李恩圣一直在旁边摆弄着手机,而元珍则坐在病床上,捂着脸哭泣。她不想要这个孩子,但是医生却出于人道的考虑,劝她把孩子留下。在贤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只好等着俊熙回来决定。房门终于被推开了,脸色看起来非常不好的俊熙走了进来。“他们走了?”李恩圣连忙问道。刚刚韩莉元发短消息给他,告诉他绍杰和欣雅已经上了飞机。俊熙疲惫地点点头。“走了?真的回中国了?”在贤惊讶地问,“那个小丫头……”俊熙无力地坐在沙发上,连一眼都没有看元珍。金元珍则盯着俊熙那红肿的眼睛,虽然听到了欣雅已经回国的消息,但她的心里却没有一丝的喜悦。欣雅走了,把俊熙的心也带走了。自己似乎是赢了,但她心里清楚,她明明输得很惨很惨……“俊熙,她既然已经走了,就不要再多想了。”在贤拍拍他的肩,“现在还有元珍,元珍的事情该怎么办?孩子……”“把他生下来。”车俊熙突然冷冷地开口。“什么?!”所有的人都蓦然一呆。“把他生下来。”俊熙的表情冷冷的,“把孩子生下来,我们……结婚。我会陪着元珍把孩子养大……”天啊!车俊熙的话像是在病房里丢下了一枚重磅炸弹,所有人都被炸得灰飞烟灭。“俊熙!”“俊熙!”江在贤和李恩圣都吃惊地大叫。元珍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他的啊,他怎么可以这样葬送自己的前程?要她生下来,和她结婚?他到底有没有想清楚?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啊!“就这么决定了,你们都不要再说什么了。”车俊熙简单地丢下一句话,转身就出了病房。元珍呆呆地望着他冷酷的背影,虽然很想对他说声“谢谢”,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只涌出了更多的悲哀。对不起,俊熙。是我害了你。我害你失去了她,失去了快乐,失去了一切。对不起,俊熙,对不起!一个星期之后。中国,上海。黄埔江边的一栋白色的豪华别院,依山傍水的奢华显示了它的主人在这个城市里的风光地位。但现在这栋金碧辉煌的院落正掩映在冰冷的冬雨中,哗啦啦的雨滴敲打在透明的玻璃窗上,像是敲痛了某颗心。苏欣雅坐在三楼自己房间里的飘窗上,呆呆地看着窗外瓢泼的大雨把一切都淹没,整个世界在大雨里变得好模糊。雨滴一颗一颗地从天空中飘落下来,敲打在她面前的玻璃窗上,再慢慢地滑落下去,像是谁流下的眼泪,那样地令人心痛。老天,你也在哭泣吗?为了我心底那个疼痛的名字,为了那个我拼命想要忘记,却永远无法忘记的人……欣雅推开玻璃窗,让冰冷的雨滴跳进她的掌心里。那冷冷的触感,一如韩国的冬雨。她凝视着自己的指尖,犹记得他紧紧握住她不肯放开的模样……而终于滑开的指尖,注定了再也无法相握……“哥哥……”欣雅轻轻地开口。响应她的,只有窗外沙沙的雨声。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欣雅悲伤的情绪。“丫丫,我可以进来吗?”门外传来的是爸爸疼爱的声音。欣雅连忙收起自己的哀伤,故作开心地对着门外喊道:“爸爸,请进。”苏秦山推开女儿的房门走了进来。他是个成功的生意人,手下经营着两家计算机公司,一家通信制造公司,虽然算不得中国的首富,但在上海滩小有名气。只不过他却不是一个成功的父亲,欣雅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留下这个唯一的女儿,他因为工作太忙而无力照顾,只能雇请了很多阿姨陪她长大。好在欣雅是个很乖的孩子,不仅功课出众,而且在高中毕业之后,选择了去韩国念通信专业,想要帮助父亲经营好自己家的公司。不过自从她放寒假从韩国回来之后,他就发现女儿总有些闷闷不乐,有心想要问一问她,但又没有找到时间开口。“丫丫,在做什么?”苏秦山慈爱地看着已经长成漂亮小美人的欣雅。“没做什么,在这里胡思乱想。”欣雅对着父亲微笑,从窗台上跳了下来。“胡思乱想?想什么?难道在想韩国的男朋友吗?”苏秦山和自己的女儿开玩笑。欣雅的表情立刻愣了一下,她没想到连父亲都可以猜透她的心思。“丫丫,爸爸跟你开玩笑的啦。”苏秦山拉过欣雅的手,“丫丫,爸爸工作太忙,没有时间关心你,不过你有什么心事,一定要告诉爸爸。如果在外面被哪个坏小子欺负了,也一定要告诉我!爸爸一定会好好地保护我的宝贝,让那个坏小子再也不敢欺负我们丫丫!”“爸,我哪有被什么坏小子欺负……”欣雅扁起了小嘴。“没有吗?那为什么自从你回家来,就都是一副很不开心的模样?”欣雅的声音哽住,她不知道该怎么向父亲解释。她爱的人,是个为了良心,为了道德,为了责任,而不得不离开她的人。他不是坏小子,他是个太好太完美的人。但他为什么要那样完美呢?她宁愿他变得坏一点,可以让她更有理由任性一点,而不会只能这样默默地离开……“爸……”欣雅投进父亲的怀抱,她什么也不想说,只想让父亲好好地温暖她。苏秦山也抱紧了自己的女儿。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但他相信欣雅一定会很乖、很懂事、很体贴地留在他的身边。齐绍杰看到他们父女抱在一起的模样,在门外站了很久也没有敲门。真不想打破这么美好的画面,虽然他手里捏着一封欣雅一定非常想看到的信。她真的好累了,也许只有父亲的怀抱才能让她感觉到踏实吧。真不想把这封信交给她,虽然韩莉元在电话里一直叮嘱他无论如何也要转交,但看着欣雅现在的样子,他真的不想再用这封信打破她已经恢复平静的生活。可是每当看到欣雅坐在窗台上,苦苦思恋着他的模样,绍杰的一颗心又不能忍受地疼痛起来……他为欣雅的痴情而感动,也为她的痴傻而心痛。唉,还是交给她吧!这也是车俊熙的一颗心,欣雅有权利知道。绍杰轻轻地敲敲门。惊醒了抱在一起的父女两个,苏秦山首先转过头来。“哦,绍杰来了!”“伯父你好!”绍杰连忙礼貌地问好。“嗯,你来得正好,我家丫丫又在一个人发呆,你来了正好陪陪她。”苏秦山连忙拉过他。“我哪有发呆啊!爸!”欣雅娇嗔道。“没有就最好,最好!”苏秦山笑了起来,“那你们先聊,我先出去好了。”他开心地离开欣雅的房间,还帮他们把房门关上。父亲才一离开,刚刚还微笑着的欣雅,表情立刻垮了下来。微笑逃离了她的小脸,眉头也重重地拧缠起来。她看起来非常疲惫,整个人都有气无力的模样。“坐啊,绍杰。”她招呼齐绍杰,但自己又躲回巨大的飘窗边,依然遥望着窗外瓢泼的雨色。“丫丫,你今天还好吗?”齐绍杰没有坐下,反而站到了她的身边。“嗯,还好。”她点头,一颗心分明不在绍杰的身上。透明玻璃窗上的雨滴一行一行地滑落下来,像是泪珠一样惹人心疼。她把手指放在那泪珠的上面,顺着那长长的泪痕,一直滑落……“丫丫,这是……你的信。”绍杰终于开口,把怀里的那封洁白的信拿了出来。纤细修长的手指在玻璃窗上的动作戛然而止。信!她的信!欣雅有些不解似的转过头来,目光落在齐绍杰捧着的那封信上。洁白而漂亮的信封上,工工整整地用韩文写着四个字:苏熙元收。轰隆!窗外突然滚过一个炸雷,令欣雅的身体猛然颤抖了一下。熙元……他还记得熙元……他还记得我吗?哥哥,你还记得我吗?欣雅面无表情地接过绍杰递过来的信,在撕开封口时,手指甚至都没有抖动。齐绍杰觉得她的表情有些反常,但她能够平静地接受,这也是他一直盼望的。看着她展开信纸开始读信,他礼貌地走到房间的另一边,在她的书桌边坐了下来。熙元:这是我写给你的第一百封信。没有想到吧?自从你代替元珍回信给我以来,我竟然也写了这么多信给你。记得曾经在很久之前,我还想过要在写第一百封信给你的时候,要带你好好去庆祝,庆祝我们之间的第一个一百,也要告诉你,希望将来我们还会有更多的一百……可是我亲爱的熙元妹妹,也许这个愿望,再也无法实现了。对不起。又是这三个字。也许我现在能向你说的,也只有这三个字了。还记得那天你在枫树下要我答应你,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要放开你的手。但现在,我恐怕也做不到了……对不起,熙元。我可能再也不能履行我的承诺,再也不能握紧你的手了……元珍的孩子不能拿掉,这有可能是她生命里唯一的孩子。我不能为了自己,自私地要求她付出这样的代价,所以熙元……对不起,我可能不会再回来了……你……忘了我吧……三个月后,我会和元珍订婚,明年六月我毕业之后,我们会在首尔结婚。我想你一定会知道这个消息,但与其在别人那里听到,还不如我自己告诉你。元元,我曾经多么希望能一直牵着你的手走下去,但是现在,那只能是一种奢望了。你一定很生我的气,很恨我吧?可是,我不能逃避照顾元珍的责任,我不能丢下她,自私地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你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我,你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所以,我只能这样选择。对不起,你会原谅我吗?不,还是不要原谅吧。也许恨我,可以让你更快乐一点。元元,答应我,无论在任何地方,无论做任何事,都要把这里的一切全部忘掉,都要快乐起来……即使我再也见不到你,但是我会把你放在心底……再见了,熙元,我最爱的女孩。车俊熙混乱的文字,被泪水洇开的字迹,不用想象,欣雅就能感受到他写这封信时的悲伤。但似乎很奇怪,她看完这封信,并没有像齐绍杰想象的一样放声大哭,反而是非常平静地把信纸小心翼翼地折好,再轻轻地放回信封里。冬雨依然沙沙地敲打着玻璃窗,欣雅转过脸去,看了一眼那被大雨覆盖的世界。她有些凄楚地笑了一笑,连目光都有些迷离了起来。他终于还是说出了,他的选择,他的决定。谢谢你,哥哥,谢谢你给了我一个结局。虽然它让我心酸得哭不出来,但真的谢谢你。曾经以为会大哭着接受,但为什么看完信之后,心里却是一种无比清朗的感觉?是的,这才是真正的车俊熙,一个勇敢、正义、永远为别人着想、永远爱护着他人的车俊熙。她爱的就是这个高尚的男生,她爱的就是这个善良的男生……再见了,哥哥。祝你——幸福。不想哭,只是心头有些堵塞的感觉,像是被一大团棉花塞住了,吞不下,吐不出。好难过,好难过。“绍杰哥哥,”欣雅转身叫他,“你……帮我倒杯水好吗?”齐绍杰看着她苍白得吓人的脸颊,连忙站起身来:“丫丫,你还好吗?”“我很好。”欣雅捂着自己的胸口,“就是这里有点难过,我想喝口水……”“我马上给你倒水。”齐绍杰连忙转身去拿杯子。欣雅撑住窗台,想要从上面跳下来。但是明明每天都跳来跳去的窗子,怎么这会儿竟然会变得那么高?她低头,呼吸蓦然加重。地板在自己的眼前摇晃,但她却根本找不到一个焦点……这……这是怎么了……怎么了……我……我怎么看不清……她伸手想要抓住低矮的窗台,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她的眼前突然一黑,立刻朝地板上一头栽了下去。“丫丫,水来了……”哐啷!啪!玻璃杯子摔得粉碎。苏欣雅倒在自己房间的地板上,鲜血从她额际的伤口上慢慢流出,染红了她手心里的那封洁白的信……韩国,汉大附属医院。湿冷的冬夜,窗外的雨已经下了整整一夜。车俊熙倚在元珍病房里的沙发上,有些混乱地做着奇怪的梦。梦里同样下着阴冷的冬雨,浇在身上很痛。有个身影在雨雾中摇曳着,忽远忽近,让他无法看清。“哥哥……”一声甜蜜而熟悉的叫声传来,令车俊熙的全身猛然一震。“雅雅!”“哥哥……”她轻轻地呼唤着他,如同那些在他身边的每一天。“雅雅,你在哪里?你回来了吗?为什么我看不清你?雅雅,快过来?这雨好大,快来我帮你遮雨……”他急切地呼唤着她。“不用了,哥哥。”雨雾中,她微笑着拒绝,“我要走了,哥哥,你要好好保重自己,好好地珍惜学姐……如果还有来生,如果能再来一次,你可不可以先和我相遇……”“雅雅!你在胡说什么?什么来生?你不要淘气了,快点过来!”俊熙着急地呼唤着,但却始终抓不住她。“俊熙……俊熙我要喝水……”病床上传来金元珍的呻吟。车俊熙迷迷糊糊的,还没有完全从梦中醒来,就伸手去抓桌子上的玻璃杯。啪!湿滑的玻璃杯突然间跳出了他的掌心,蓦地跌落在地板上,摔得粉碎。车俊熙立刻被这声尖锐的碎裂声震醒,迷蒙的梦境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眼前一地的玻璃碎片。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呆呆地瞪着地上的碎片,刚刚混乱的梦境突然跳进他的脑海。心头像是被什么重重地堵住了,好像有一大团涩涩的棉花,吐不出,也吞不下。哥哥……如果还有来生,如果能再来一次,你可不可以先和我相遇……泪水夺眶而出。“俊熙,你怎么了?”元珍奇怪地看着他蹲在地上,对着一大片玻璃碎片流泪。车俊熙缓缓地摇摇头:“没事。”“没事你为什么在哭?”是啊,没事他为什么在哭?好奇怪啊,他为什么在哭?可是他根本管不住自己的眼泪,它们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一滴一滴地直落在那些透明的碎片上。每一片,都映出了一个正在哭泣的车俊熙……中国。上海瑞金医院。“不……不可能的……你们弄错了,你们一定弄错了!”苏秦山倒在椅背上,不肯相信地用力摇头。“伯父,您冷静一点!”站在一边的齐绍杰连忙扶住他,“陈医生,你确定吗?是真的吗?”老医生坐在他们对面,缓缓地点点头说:“如果苏夫人也是因为这个病去世的,那么我们的诊断,就不会有错。”“怎么会?苏伯母明明已经去世十几年了!”齐绍杰不肯相信地大喊。“这种病原体可以在人的身体内潜伏很多年,当身体机能的平衡遭到破坏,或者受到重大打击时,它们就会因为各个脏器的负担加重,而打破原有的保存状态,而在体内发生病变。苏小姐的病情,我们不排除遗传基因的考虑,因为在生下她两年内,苏夫人就去世了,完全有可能在苏小姐一出生时,这些病原细胞就已经传到了她的体内。”老医生一板一眼地向他们解释着,每一句都在刺痛着他们的心。“不会的,我的雅雅一向很健康,她很可爱,很漂亮!她绝对不会和她妈妈得同样的病!”曾经在商场上无限风光的苏秦山,如今却完全倒了下来。不会的,上天不会这么不公平的!它不能带走了他的妻子,现在又要夺去他的女儿!欣雅一定不会患上和她妈妈同样的病的,不会的!“苏先生,请您冷静一点。我们了解您的痛苦,但是您这样对您女儿的病情是没有帮助的。请您先冷静一下,无论您提出什么要求,我们都可以答应您,好吗?”老医生连忙安抚他。“那再帮我女儿做一次诊断,要你们医院里最好的医生,不,要全世界最好的医生!无论多少钱,请治好我的女儿!”苏秦山激动地大喊!“好的,苏先生。我们会帮您女儿安排全世界最顶尖的外科专家会诊,但请您先保持冷静,好吗?”老医生连忙答应他,“但是我们不敢向您保证什么,只希望是我的诊断有误吧!不过这是她的CT片,你们也可以看到,在她的胸部骨骼上已经有胸腺瘤的出现,这是重症肌无力患者最大的临床表现。而且她的病情来得比其他患者都要凶猛,我们只能尽最大的努力来治疗她,现在最害怕的就是呼吸肌和平滑肌的衰弱,如果出现全身麻痹和呼吸系统衰竭,那么就是有神仙也救不回她了。”苏秦山听到医生的话,整个人立刻瘫软了下来。“陈医生,难道没有一点办法来救救欣雅吗?”绍杰也着急地问道。“唯一的办法——是你们希望我真的误诊吧!”老医生摘下眼镜,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轰隆隆——窗外雷声滚过,冰冷的冬雨,再一次铺天盖地地洒了下来……

本文由www.964.net-澳门新浦金网站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韩城绝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