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出乖弄丑

探讨中国婚姻史,饶有兴味。一般说来,西方历代奉行“一夫一妻制”,东方历代奉行“一夫多妻制”;个中缘由、奥秘,值得仔细研究。20世纪,中国逐步由“一夫多妻制”走向“一夫一妻制”,应该说这是历史的重大进步。中华民国第一任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先生就号召移风易俗,并创议宪法明文规定“一夫一妻制”,不准重婚。其间还有过“平妻制”就是多妻之间平等,作为特殊的过渡阶段。新文化运动时期,蔡元培等先知先觉大力推行“不纳妾、不嫖娼”的新道德,卓有成效。但是也有“逆潮流而动”的败类,荒淫无耻、妻妾成群。如“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就是一个典型。 竟然一妻九妾 袁世凯(1859。9。16—1916。6。6),字慰亭。出生于河南项城县张营一个官绅大家族,祖辈出了不少官僚。袁世凯少年时代定居于河南省彰德府洹上村,死后也葬在那里。 荒淫好色的袁世凯正式娶有一妻九妾(此外他还嫖娼许多名不计在内),共生育32个子女:其中17个儿子、15个女儿;袁氏17个儿子又生育22个孙子、25个孙女。儿孙总计达79人。 光绪二年秋,袁世凯在河南参加乡试,不第。年底,袁世凯17岁时在老家成亲,娶妻沈丘于氏。她是河南乡间人于鳌的女儿,算是富户千金小姐。于家土地很多,挂过“双千顷牌”,是个土财主。于氏粗识文字,粗通礼法,两人婚后感情一般,翌年初春,又回到北京。次年于氏生下一子,即长子袁克定。 袁世凯22岁时,曾到上海谋事。在上海结识了苏州籍妓女沈氏。后来袁世凯在朝鲜做官,将沈氏接往汉城,做了大姨太。 光绪八年六月,朝鲜发生兵变。清朝廷派遣丁汝昌、吴长庆率领海陆军赴朝,以阻止日本借机生事。吴长庆仓促出发,军务繁杂,一切筹划都依赖张謇及其助手袁世凯。1885年,清政府正式任命袁世凯为“驻扎朝鲜总理交涉通商事宜”的全权代表,并以知府分发,加三品衔。 三房朝鲜籍姨太太 袁世凯在朝鲜12年,又正式娶了三房朝鲜籍姨太太:李王妃的表亲金氏、闵氏、吴氏。一种说法是袁世凯在朝鲜做官,朝鲜国王赏他3个歌伎;另一说法是,袁世凯在朝鲜得病住医院有3个护士,后病愈,朝鲜国王便把她们赐给了袁世凯。袁世凯的三女儿袁静雪回忆:“我父亲原定娶朝鲜李王妃的表亲金氏一人为妾。金氏出嫁时,还带来两个陪嫁的姑娘,闵氏和吴氏。我父亲就一并收她们为姨太太,并按着她们年龄的大小,排定吴氏为二姨太,金氏为三姨太,闵氏为四姨太。因为这三个人都在大姨太手里娶进来的,所以,我父亲就让大姨太担负教导她们的责任。”金氏当时才16岁。 屈居“第三房姨太太”的金氏,本乃朝鲜王族,原以为嫁给袁世凯作“正室”,没想到过门以后,她和自己陪嫁的两个丫头一起都做了袁的姨太太,因此郁郁寡欢。她生了5个儿女:次子克文、三子克良、三女叔祯、八女、十女思祯。 吴氏由陪嫁丫头升为二姨太后,生了6个儿女,即长女伯祯(成年后嫁给清两江总督张人骏的儿子)、五子克权(娶清两江总督端方的女儿为妻)、七子克齐(娶民国总理孙宝琦的女儿为妻)、十子克坚(娶民国陕西督军陆建章的女儿为妻)、十二子克度(娶富商罗云章之女为妻)。六女籙祯(嫁给民国总理孙宝琦的儿子)。 四姨太闵氏。本只是跟着姑娘当丫头,没想到被袁世凯提拔为姨太,与姑娘并列。她生了4个儿女,即四子克端、次女仲祯(嫁给了两江总督端方的侄于)、四女、七女复祯。四姨太死得最早,袁世凯任直隶总督时,四姨太害“月子病”而死。 袁府的“王熙凤”——第五房姨太杨氏 袁世凯任山东巡抚时,娶进第五房姨太杨氏。她是天津杨柳青人,出身于小户人家。长得并不漂亮,但因有一双缠得很小的“金莲”,颇得袁世凯的欢心。杨氏很有管家的才能,又口巧心细、遇事果断。从此以后,袁世凯家中日常生活,都交由杨氏一手经管。她是袁府的王熙凤。杨氏生了6个儿女:六子克桓、八子克轸、九子克久、十一子克安、五女季祯、十五女;其中九子克久(娶民国黎元洪的女儿为妻)后来在天津工作。 袁世凯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时,先后又娶了六姨太叶氏、七姨太张氏。 六姨太叶氏,本为南京钓鱼巷的妓女,嫁给袁世凯纯粹是“误会”。原来袁世凯做直隶总督时,派次子袁克文到南京办事;袁二公子在钓鱼巷嫖了妓女叶氏,一见倾心,二公子索取了叶氏的玉照。袁克文回来向父亲磕头复命时,一不小心把妓女叶氏的照片从口袋中滑出来掉在地上,袁世凯指地连声问:“是什么?那是什么?” 二公子不敢向父亲谈自己的隐私,情急智生,回话:“在南京给父亲物色了一个好看的姑娘,所以带回来这张照片,看父亲是否喜欢?” 袁世凯接过照片一看,果然美,连声说:“好!好!”于是马上派人去南京将叶氏接了过来。洞房花烛之夜,叶氏才发现她的意中人竟变成一个五短身材鬓发斑白的半老头子!而袁二公子后来也只能对这“继母”望洋兴叹了!六姨太生了5个子女:十四子克捷、十七子克友、九女福祯、十一女奇祯、十二女瑞祯。 七姨太张氏,河南人,没有生育。按照袁氏家规,她不能被称为姨太太,不能享受姨太的待遇,只能被称为“姑娘”;可因为袁世凯喜欢她,所以也享受了姨太太的待遇,并被称为七姨太。清末她随袁世凯到河南小住,因她与花匠谈情说爱被袁撞见,袁世凯逼令其服毒自杀。但袁家也有人说,她是因病不治而死的。 袁世凯任军机大臣兼外务部尚书时,娶了八姨太郭氏。她原是苏州妓女,袁世凯做军机大臣时,拍马屁者从苏州买来敬献的。她生有3个子女:十三子克相、十五子克和、十四女怙祯。怙祯嫁给了民国总统曹锟的儿子,后离婚去了美国。 袁世凯权高震主,光绪三十三年,清政府调他为军机大臣兼外务部尚书,削去了兵权。三十四年,光绪帝与慈禧先后死去,宣统皇帝继位,摄政王载沣监国,1909年1月2日以袁世凯有足疾为名,勒令其回河南彰德养病。 袁世凯被摄政王载沣开缺回籍、在彰德府隐居时,还娶了第九位姨太刘氏。但刘氏并不同其他妻妾一起住在洹上村养寿园,她独自住在北京九府胡同的袁府。娶她时袁世凯已50多岁。她原是五姨太杨氏的小丫头,刚入妙龄时被袁世凯“临幸”,因而被收为九姨太。九姨太生了一子一女,儿子克藩排行十六,早死;女儿仪祯排行十三,嫁苏州陆状元家。 血淋淋的“袁氏家规” 袁老头子在众姨太们面前,立了“家规”:新进门的姨太要服从早进门的姨太的管教。所有礼法仪节、起居言谈、忌讳等琐事,均由早进门的随时指点。 前一阶段在朝鲜开端,由大姨太沈氏负责对二、三、四等姨太严加管教;后一阶段到了直隶和京师以后,又加上五姨太杨氏负责对六、七、八、九等姨太严加管教。 沈氏常趁袁世凯不在家时,无事生非,对于二、三、四姨太辱骂毒打,甚至罚她们跪砖头,绑在桌子腿上毒打、不让她们躲闪。三姨太金氏左腿的残疾,就是大姨太沈氏“教导家规”的结果。 五姨太杨氏也以教导和指点“家规”的名义,对六、七、八、九姨太太非打即骂。特别对于九姨太非常嫉恨,把她打得头破血流。 四姨太闵氏和七姨太张氏,都在袁世凯任“民国大总统”之前死去。 宣统三年,武昌起义爆发。清廷被迫起用袁世凯为湖广总督,然后又任内阁总理。袁世凯借机迫使清帝退位, 1912年2月12日,宣统帝正式下诏退位,统治中国260多年的清王朝结束了。南京参议院也只得跟袁世凯妥协。1912年3月10日,袁世凯在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1913年,镇压“二次革命”后不久,袁世凯强迫国会选举他为正式大总统。 1913年,袁世凯以“中华民国大总统”之名,行独裁皇帝之实,进入中南海皇宫居住,妻妾子女也一同迁入。袁世凯在居仁堂办公、就寝;在居仁堂开了一个楼,姨太们就住在那里。袁世凯夜间并不到各个姨太房里去,而是宣五、六、八、九姨太轮流前去“值宿”。轮到哪一个姨太“当值”的时候,就由她本房的女佣人、丫头们把她的卧具和零星用具搬到袁世凯的卧室里去。这四个姨太,每人“轮值”一个星期。实际上,跟先前皇帝使唤妃子们差不多。 袁世凯称帝册封皇后、妃、嫔 1915年底;袁世凯宣布成立“中华帝国”,实行帝制,并准备于1916年元旦登基。定年号为“洪宪”。 袁世凯称帝推行“洪宪帝制”时,制定了宫廷礼仪。龙袍、风袍、皇子服、皇女服、宫廷女宫服等各式吉服,全部制成。袁世凯的正妻于氏当上了“皇后”。 凤袍做成后,她与诸皇女花团锦簇地合了影。 其间,内廷诸内礼官、女官,由孙宝琦夫人率领,分左右两队,排列在礼堂,向“皇后娘娘”于氏行朝贺大礼。 于氏虽已成“皇后”,可本为村妇,为人淳厚,进入大堂不肯坐,忙对孙宝琦夫人说:“亲家太太,各位太太,皇后不敢当,不必行礼!” 群女官再次“请皇后正位”,四名女官扶着这位皇后,才坐下来。 孙宝琦夫人率众女官、女眷,伏地行三跪九叩大礼。“皇后娘娘”于氏又急忙起身道:“皇后不敢当!”说着就要还礼。 4名女官又扶持她回座,说:“皇后坐而受贺,乃是大礼,皇后身不得动。” 女官又说:“皇后须恭拱受礼。” 行完了礼,于夫人赶忙下了皇座,拉着孙夫人的手说:“谢谢各位太太,做了皇后,连礼都不能还,真是不敢当啊!” 孙宝琦夫人又提出向皇帝行朝贺大礼,“皇后娘娘”于氏赶忙说:“皇帝也不敢当,不必行礼!” 第二天,“不敢当”这句笑话就传遍了京师。 袁世凯的姨太们,经“洪宪皇帝”册封,第一、二、三、五姨太四位,封为“妃”,六、八、九姨太三位封为嫔。但是姨太们不服气!一见到袁世凯,便为此事争吵不休,闹得沸沸扬扬、不可开交…… 最后的“元宵”——“袁消”了! 蔡锷在云南宣布“讨袁”后不久,袁世凯便突然犯了气喘的毛病,整日里愁眉苦脸。 1916年元宵节,袁氏“皇族”一家老少团聚在居仁堂,等着御厨房把热腾腾、甜乎乎的元宵送上来。但不知谁多了嘴,说道“元宵”和袁家的姓同音,意为“袁消”不吉祥,应该忌讳!命令从今往后老百姓不准吃元宵! 但“洪宪”皇帝老子袁世凯却悻悻地开了御口:“元、袁同音不同字,有什么好忌讳的……” 袁皇帝讲完,大家谁也没有吱声,觉得情况不妙!等元宵端上来,皇家贵人都低下头围着桌子默默地吃元宵。即使谁对孩子们说话,也都把声音压得低低的。 不识时务的六姨太却开始嘀咕起来,还是对封为“嫔”表示不满,说要是到正式册封时若不封她为“妃”,她就带着孩回彰德去。六姨太一发难,八、九两个姨太也喋喋不休,提出同样的要求! 这时,五姨太便出来解劝:“你们别闹了,到时候你们都当妃子,爱管我叫么就叫什么好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拿眼睛瞟着袁世凯。 五姨太自然希望袁世凯拿出他的威严,把三个小姨太的牢骚压下去。但袁世凯却没有这份心绪。他把筷子往桌子一放,长叹一声说:“别闹啦!你们不是要回彰德吗?那就和我的灵柩一起儿回去吧!”说完,便转身回办公室去了。 几位姨太面面相觑,自讨没趣。愚蠢虚荣的她们哪里想得到:短命的“袁氏皇朝”的末日就在眼前了! 树倒猢狲散 袁世凯还从各姨太的房内挑选4名使女,预定为内廷女官。由于形势急转直下,也未及同房,便由袁克定出资遣散了。 1916年6月6日,这位当了83天皇帝的袁世凯,在举国上下的唾骂声中病死。 他刚断气,于夫人便大哭大嚎起来。一边哭一边数落:“你一辈子对不起我!弄了这么多姨太太!又养了这么多孩子!你死了都丢给我,叫我怎么办哪!”哭了又嚎,嚎了又哭。 在场的子女由二子袁克文领着,跪在于夫人面前,请求娘把他们赐死! 最后,由袁世凯惟一的嫡出长子袁克定出头劝说,才结束了这场尴尬的表演。 树倒猢狲散。归葬袁世凯于河南洹上村,袁家妻妾及未成年子女,在彰德守丧3年以后,几个姨太随各自的子女陆续迁往天津大营门袁宅,在那里分门别户而居;再往后各奔前程,煊赫一时的袁氏大家族——中国最后一个皇族,也就土崩瓦解,散摊子了。

本文由www.964.net-澳门新浦金网站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出乖弄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