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30年前国人如何洗澡

当年我家住在城西的大院里,大院自有自己的内部澡堂,早先大院的澡堂子是在办公区里面,一间大一间小,大澡堂里面有个大池子,淋浴位也多些,澡堂子外间是更衣室,靠墙码着衣柜都是大方格子,50cm见方见深吧,换洗衣物就放在格子里,没有门当然也不会锁,这在现在是不敢想象的;柜子最下面是几条4、5cm宽的条木,不分格,用来摆放鞋子。澡堂子是三、六开门,为了表示男女平等,澡堂子周三是女的用大澡堂、男的用小澡堂,周六就倒过来,不过在我们看来还是有不平等,首先周三洗澡时间要比周六短,周六是周末,往往会多开一、两小时,而且女同胞用大澡堂时,池子里不放水,泡澡,那是男人们的特殊享受。这样换来换去,也有人错记了日子差点进错澡堂子的,好在有收澡票的爷爷奶奶在门口给挡了回去。 后来,在食堂西边盖了新澡堂子,男女澡堂都是专用的了,男澡堂还是有泡澡的大池子,女澡堂外面的更衣空间大了许多,还是没有门的大方格子存放衣服,洗澡的地方分隔成开放的三大间,淋浴位增加了很多,条件改善了不少。澡堂子又是孩子们另一个游戏场,5:00钟开始洗澡,下学早的孩子们4:30就个个端着大洗脸盆堵在了门口,洗脸盆子放的是肥皂、洗发膏、毛巾和要换洗的内衣裤。门一开,孩子们就冲进去占领有利地形,冬天是靠里面的位置,夏天是通风好的位置。冬天第一次拧开水龙头是要坚强些的,不管你是否拧的热水管子,出来都是冰凉的水,要放一会儿才会变热,几个脱得光溜溜的孩子就在那里笑着闹着互相推着看谁敢冲进冷水里;夏天经常会有洗澡的人被潮热的空气闷得虚脱的时候。 八卦时间浴 洗澡的时候就是女孩子们的八卦时间,哪个孩子淘气的“英雄”事迹,哪个孩子的父母厉害了、犯错误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更多地开始议论男孩子啊,大院里男孩女孩儿谁和谁要好啊,最搞笑的一次:我们几个花季少女看着自己蓬勃发育的胸部互相指指戳戳嬉笑着说谁谁发育得好,被院子里一个阿姨看到听到,严肃地斥责我们:“小姑娘不正经,思想那么复杂,什么发育不发育的!”给我们几个吓得面面相觑不敢言声,倒是不在乎那个阿姨当场有多厉害地批评我们,就是怕她告诉父母,“思想复杂”这顶大帽子,那时就是等同于“不正当男女关系”、“流氓”、“破鞋”的代名词哦! 遇到人多的时候,几个孩子就联手占着几个龙头,其实孩子们也不是缺乏公共道德,一般都是占着龙头等晚下班的妈妈赶到澡堂子一起洗澡,洗完澡后,娘俩湿着头发、满脸红彤彤地放光、浑身泛着香皂和雪花膏的味道,跻拉着拖鞋端着大盆,干干净净地走回家去。 舀水冲凉浴 夏天热,等着澡堂子每周开两次实在不够,就在家里冲凉,爸妈都是南方人,我们在家冲凉就是把厕所的手盆塞上塞子,装满一池温水,然后拿只硕大的铝缸子舀水从头到脚浇上去,然后是打洗发膏和肥皂,最后统一冲干净,就一池子水,还要冲净头上身上的泡沫,所以养成了用水少的习惯,哪儿像女儿这辈儿,开着龙头“哗哗!”放着热水,一洗半个小时! 火炉大盆浴 最难忘的洗澡一次是wenge刚开始那年冬天,澡堂子和暖气都被一起“革”掉了,冬天没有暖气,我们一家四口挤在两居室的大间住,在靠近阳台门的地方生着一只蜂窝煤炉子,每当周末的时候把炉子的顶盖掀开,让火着得旺旺的,爸妈把大白铁澡盆装了水坐在炉子上,一会儿水温摸着稍有些烫手了就端下来放在炉火旁,我和弟弟就脱光了衣服轮流坐到大盆里洗澡,背对这热烘烘的火炉,洗完就钻被窝,暖暖和和真舒服啊! 街头澡堂浴 还有一次是小学六年级的冬天,20多天我们背着大背包走了上百公里路,根本没洗澡,回家那天,赶上大院的内部澡堂没开,妈妈可不能让我这个臭烘烘的小泥猴就这么脏着上床睡觉,就带着我上了几站地外社区的公共洗澡堂,记得那时的澡票是0.26元一张,比大院的内部澡堂要贵些。澡堂子为了省水,都安装了脚踏控制水流的装置,人不踩着脚踏板就不流水,冬天的澡堂里,几十个花洒开着热气腾腾地看不见人才暖和,控制水流的结果使得整个洗澡间特别地冷。 大学实习浴 80年代初,大四的我们在徐州铁路分局实习,分局各车务段都有自己的澡堂。24小时开放,方便夜间下班的铁路职工们洗澡,我们学生凭着实习的证件可以像铁路员工一样享受各种福利待遇,实习时正好是暑假,所以天天必会出入澡堂,离我们驻地最近的铁路澡堂的看门人是位中年大姐,不知看我们不是本地人还是什么原因,老是刁难我们,那大姐总穿着背心裤衩坐在浴室门口,瘦得皮包骨头,我们同学们背地里都管她叫“母狼”,呵呵! 同事搓澡浴 改革开放初期,公共澡堂还延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大学毕业后工作的单位也有内部澡堂,每月会发给职工澡票,一般是每周最后一个工作日的傍晚开放一次,好像中间某一天中午也开放一次,每逢春节、五一、十一前会连着开放2、3天,同事们一起洗澡,一起八卦,互相搓背,倒是赤诚相见,容易加深同事间感情交流哈!现在这镜头只有在一年一度的部门年会上才得见,游泳啊,蒸桑拿啊,泡温泉啊,然后去公共澡间淋浴,也不会像从前那样互相搓背了,有小姑娘侍候着搓澡呢,还有啥推牛奶、推鲜花啥的! 洗澡摔女儿 结婚住到婆婆家,是部队大院,还是有内部的公共澡堂,那时已经是2元一张澡票了,最刻骨铭心的一次是和婆婆带女儿去洗澡,女儿差不多两岁吧,一般带着宝宝去洗澡要拖只大塑料盆,接满一盆水就让宝宝泡在盆里自己玩水,大人洗完了再给宝宝洗,那天我给女儿的小脑袋上了洗发水后,把她抱起来在花洒下冲掉泡沫,她有些害怕,在我怀里挣扎,她的身上都是滑溜溜的肥皂沫,这一挣扎就从我怀里出溜到地上了,还是大头朝下,“铛!”的一声,全澡堂的人一起“哎哟!”了一声,女儿半天没声,然后放声大哭,婆婆急得一把从地上捞起女儿,把我这痛数落啊!这是结婚20多年唯一一次婆婆跟我发火,估计后来女儿数学成绩上不来,跟这次摔了大脑袋有关。 从93年我分了一套一居室的房子后,卫生间里就安装了浴盆和热水器,可以天天在家洗澡了,98年有了现在的三居室,卫生间还能隔出专门的淋浴空间。而在社会上公共浴室都升级了,变成了洗浴中心,除了少数还像过去一样能为普通百姓服务,大多变成了豪华的FB之地,我家周围的几个洗浴中心的停车场上每天都停着很多豪华的轿车。近年来地热开发非常之多,各式温泉洗浴中心和度假村一夜之间遍布北京周边,洗澡又增加了新的健康养身的内容,30年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洗澡从内涵到形式上都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文由www.964.net-澳门新浦金网站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30年前国人如何洗澡

相关阅读